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2017-03-31 22: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点 |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 王晓铧 - 言与思

  作者语

  德国政治思想家卡尔·施密特(Carl Schmitt)指出,审美话语的最终使命是辨别美与丑。如果这是美学(aesthetics)作为一门学科所欲回答的问题,那么,审美的机制是什么?什么是美?何者为丑?在讨论此类问题的过程中,海外对于身体的阐释日渐流行,而身体美学(soma-aesthetics)顺势而起,成为一个新兴的知识领域。

  原文:原创性的汉语身体美学体系

  作者:香港中文大学(深圳) 冯先祥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 王晓铧 - 言与思

  身体美学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 王晓铧 - 言与思

  在中国,美学已经是一个成熟的领域。然而,就笔者所知,汉语身体美学尚处于萌芽阶段,缺乏有系统的理论探讨。前段时间,王晓华教授出版新书《身体美学导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10),恰好在这方面颇有斩获。

  由书名,我们便能大概判断《身体美学导论》之主旨。其预设的哲学基调十分鲜明:扬弃唯心式意识与身体分离的美学论述,尝试建构一套唯物主义式身体美学体系。

  在这个过程中,作者没有直接否定意识、感受,乃至理性思维等心灵活动之重要性,相反,他主张身体是心灵活动的载体,心灵活动不能独立于身体之外而存在,因此,美学必须回归身体。身体既是审美的主体,也是其客体。真实的身体具有主体—客体双重面相。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 王晓铧 - 言与思

  作为主体的身体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在其中感受到自己感性生命不可穷竭的力量,为自己生命力的强大和丰盛而感到骄傲,欣欣然陶醉于自己的力量感,进入美学状态,这就是美最根本的起源”。依据这个大胆的命题,王晓华教授提出:其一,身体是主体,主体所创造的一切都回到自身;“艺术和审美都是身体自我实现的方式”(37页)。其二,“审美中的身体始终是出发点、中点、目的,审美过程来源于身体—主体而又回到身体—主体,美学就是身体美学。”(36页)诸如此类的论述可能引发争议,但却表达了汉语学者追求原创性的雄心。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探索。

  有关身体—主体的学说可以追溯到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这部旷世杰作中,马克思开拓出了一套重视感性、劳动、肉身的理论,眺望个体普遍自由发展的前景。在《身体美学导论》中,作者显然继承了上述思路,试图建构带有终极关怀意味的审美社会学。按照他的推理,每个身体—主体都在宇宙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均具有无法抹去的价值和尊严,而联合则是通向他人的唯一道路。只有在联合中,身体—主体才能“响应和领受他人的呼唤”,欣赏其他个体的美。推论至此,有关身体的言说已经越过了传统美学的边界,升华为以平等为主题的颂词。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 王晓铧 - 言与思

  除了社会性外,身体还具有自然性。事实上,在审美的历史中,它时常被淹没于“自然景色之中”。在《身体美学导论》第五章中,作者用大量篇幅重构身体与自然的缺席史,揭示生态危机产生的深层根源,推出了一个新颖的命题:“唯有跳脱此精神主体论的框架,才能重新估定两者(身体和自然)的美学价值。”当人承认自己是身体性存在时,他/她才会尊重其他有机体的自主性,进入全新的美学场域。此刻,神奇的扩展发生了: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身体美学展示了通向生态美学的可靠路径。

  通过此类层层推进的演绎,《身体美学导论》显现为一个上升的旋梯,建构出完整的唯物主义式美学体系。它既涵括审美社会学,又通向生态美学,更试图建立全新的艺术美学。作者旁征博引,立论清晰;不仅展示了远播之学识,更显现了建立中国身体美学理论的鸿鹄之志。

  冯先祥:陶醉于自我的力量感,才是美最根本的起源 - 王晓铧 - 言与思

  正因如此,笔者希望藉由这篇书评,提出几个问题,就教于作者。《导论》大量引用西方的人文经典与学术理论,例如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的《权力意志》、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的知觉现象学,以及舒斯特曼(Richard Shusterman)的实用主义美学等。然而,开创一个新的理论体系,往往意味着对过去系谱之反省。作者认为“美学就是身体美学”,美学不能独立于身体之外。

  中国的身体美学体系之建构,也有必要回归、总结、“扬弃”已经存在的美学系谱。《导论》似乎没有针对中国的美学理论家(例如朱光潜、李泽厚、杨春时、蒋勋等),提出批判与反思。不知道作者如何看待民国时期、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美学理论发展?中国的美学谱系与作者所欲建构的身体美学体系之间存在着怎样的传承和断裂?要建立中国语境中的身体美学,上述问题无法回避。笔者抛砖引玉,藉由这两个问题,希望带出更多的相关学术思辨,也期待作者对中国的身体美学体系做更深入的剖析。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551期第8版,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欢迎转载原创文章。如转载,请在文章前注明:本文首发于社会科学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