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代际意识与先锋性” | 锐·小说6月7日深圳活动  

2016-06-08 23:2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06-08 花城出版社


6月7日,我们在深圳举办了锐·小说广深地区的最后两场活动,以宝安西乡的创作分享会与深大文学院的“锐·小说”文学对谈作结,一起来看看作家们说了什么?






卢一萍说

《天堂湾》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98年的时候我曾经把整个西北边防全部走完,用了半年时间采风,走的目的也是了解我所生活的地域,因为一个作家如果不了解他写的地域,他的写作有时候会带不入会写不下去。

我曾经过楼兰古城,晚上住在地窝子里,在这样一个地区生存,如果没有超验主义的生存体验,是很难支撑下来的,我们对世界的依靠可能通过对另外一个领域的、空间的想象完成。



王晓华说

我认为锐·小说凸显了代际意识和先锋性。

卢一萍的小说展示了复调叙事的魅力,《天堂湾》《乐坝村》等小说作品中村长、农妇、军属等人分别从各自的角度重构了一段诡异经历,结尾颇具魔幻意味。这些小说显然具有巴赫金所讲的“多声部”结构。小说对“鬼”的渲染也显得意味深长。

谢络绎的小说似乎着眼于女性的困境。在当代汉语文学中,女性叙事始终处于出发状态,始终没有完成自己的主体形貌。大片的空白,碎片,犹疑的姿态,这是它给我的主要印象。在《到歇马河那边去》的结尾透出来的精神深处的凉意:“她太冷了,她想跑,却不知该对着哪个方向。”

(王晓华,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评论家)


谢络绎说

虽然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是我特别支持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就是基于自身本质上的认知。

我们一开始设想的许多写作,很多的表达并非预设,而是透过你的身体和笔端自然流露出来,你平常未意识到的、潜意识的,自然而然的表达。因此我(在写作时)没有特别去强调什么,但从我的小说集《到歇马河那边去》的几部作品中,(可以看出)它确实有一个统一,即女性在某个感情的际遇中,一种迷惑的迷茫的状态,这恰恰透露出来女性的一种无助。这种无助上存在女性的身份特征,它是不是暗示出某种倾向。于是无意识的写作内容,慢慢引导我进入有意识的总结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