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文艺学:本质论还是建构论  

2016-05-20 18:00:29|  分类: 对我的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贲前方

《社会科学》2010年第1

  

  所谓“本质论与建构论”之争仍然是前些年围绕文学理论教材编写而展开的争论的延续。其争鸣的双方发生了变化:过去是陶东风以“反本质主义”的姿态质疑童庆炳的《文学理论教程》;而现在则是另一批学者将陶东风的《文学理论基本问题》推到风口浪尖上。《文艺争鸣》2009年第3期先以万水的《近年来文艺学有关“本质主义”与“建构主义”讨论综述》一“石”,再次激起文艺学界的争鸣之“浪”。

   在争论的双方中,支宇、吴炫的质疑早在20062008年就已发表,而张旭春则是20093期《文艺争鸣》上的新论。在张文中,他认为陶东风在《文学理论基本问题》中的主导思想并非绝对反本质主义,“而是一种反本质主义的本质主义或本质主义式的反本质主义以西方启蒙现代性本质主义思想来解构中国现实政治”,认为“陶东风教授的政治关怀压倒了学术意识;学理意义上的文学基本问题一开始就淹没在政治意义上的中国现实问题之中”。再加上教材写作以项目承包制的方式进行,结果正文中“在每一个具体问题的论述上,《基本问题》都走向了陶所定的反本质主义的反面”。他的结论是“《基本问题》的后现代文艺学具有现代性特征这个学理上的悖论,从而给各章撰写人带来了巨大的困惑和困难,最终也使得其反本质主义这个令人激动的既定目标最后归于失败”(:张旭春:《“后现代文艺学”的“现代特征”?,《文艺争鸣》2009年第3期。))。曹谦分析了陶东风对“审美本质主义”的批判,认为其看重“历史化”、“社会化”和“意识形态化”的思路,认为陶东风并非真正的后现代的反本质主义者,“他的反本质主义不过是一种批判策略,文学的政治性才是他追求的旨归”(:曹谦:《反本质主义的本质——评陶东风先生的文学意识形态理论》,《文艺争鸣》2009年第5期。))

与之相反,王晓华是反本质主义的拥护者。他认为具体的本体论框架只能诞生于建构过程中而不能横亘于理论建构之前,学者无权在理论建构之前就断定事物必然存在某种本质,认为自己可以发现、捕获、代表事物乃至宇宙的本质不但表征了无根据的自负,而且通向迄今为止仍然在统治中国学术界的霸权观念。因此,他的看法是,“任何本质主义的表述都会通向独断论,今日中国文学界需要彻底告别本质主义文学观。无论是选择理论,还是生产理论,我们都应该坚持底线尺度——拒斥中心主义、普遍主义、极权主义的世界观和生存立场,坚持多元主义原则”(:王晓华:《走向实质多元主义的理论建构——我看本质论与建构论之争》,《文艺争鸣》2009年第5期。))。童庆炳态度也认为,“我不认为今天的思想界仍然抱着本质主义的思维方法,本质主义与反本质主义的战争其实早就已经结束,已经没有了悬念”。但是,他坚持认为,虽然我们反对本质主义,但这并不意味着事物就没有本质,认为“反本质主义不能走向极端。走向极端的反本质主义必然要导致不可知论和虚无主义”,并再次为他主编的《文学理论教程》的“有本质主义的痕迹”(:童庆炳:《反本质主义与当代文学理论建设》,《文艺争鸣》2009年第7期。))的批评进行了辩护。

  陶东风针对支宇、吴炫、张旭春等的批评,辨析了本质主义、建构主义、反本质主义及其相互关系,认为“本质主义只是文学本质论的一种,是一种僵化的、非历史的、形而上的理解文学本质的理论和方法”;“建构主义反对本质主义,但它同时也可以是一种关于本质的言说。建构主义的文学理论并不完全否定本质,而是认为文学的‘本质’是受到社会历史条件制约的文化与语言建构”。他认为建构主义的文学理论是多元主义的,“应该让所有小写的文学理论自由争鸣,表达其自身的愿望和诉求”(:陶东风:《文学理论:建构主义还是本质主义?——兼答支宇、吴炫、张旭春先生》,《文艺争鸣》2009年第7期。))

  此外,乔焕江和汤拥华则将这一讨论区分为文学和文学研究两种不同性质的本质主义或反本质主义问题。乔焕江认为,“回答‘文学是什么’,提出有效的文学理念,无论对于文学知识本身还是对于当下现实都是文学理论迫切的任务,而要保证所提出的文学理念行之有效,也并非跳出三界在文学的生长地之外另起炉灶,寻思某种形上意义的文学本身之发展轨迹”。而对于“文学是什么”的回答,也必然促使我们展开对“文学怎么样”这一命题的思考,他认为“我们对‘文学怎么样’的回答应该内含对既存权力体制及其深层结构的自觉省思和自为穿越”(:乔焕江:《文学是从“什么”到“怎么样”》,《文艺争鸣》2009年第3期。))。汤拥华认为存在两类本质主义:文学的本质主义和文学研究的本质主义,前者是相信文学有使自身成其为文学的稳定不变的质素或者本体,后者是认为文学研究应该有自己独特的研究对象和相应的研究方法。他主张我们将对本质探求建立在对文学经验的顺应之上,“我们不能再像当年的形式主义者那样,将在杰作中发生的价值自行确立的事件,凝固为某种实体性的质素,并设想它以同样的方式出现于一切有可能被当作文学看待的东西中”,“我们不能够以一种有关本质的言说,将文学从现实生活的整体中割裂出去。”(:汤拥华:《文学何为本质》,《文艺争鸣》2009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