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不应忽略全面放开二胎的巨大风险  

2015-10-31 10:57:03|  分类: 与我有关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面放开二胎的消息正式发布之后,欢呼声此伏彼起,响彻云霄。许多人似乎看到了红利滚滚而来的美好场景,欣喜若狂,举杯相庆。在这个万众喧嚣的时刻,与此相关的巨大风险则被忽略乃至遗忘了。

为了让各位冷静下来,我提示大家注意一个看似悖理的事实: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始于1980年9月,但当时的中国人口仅有10亿左右;显然,即使采取了严苛的控制措施,35年间中国人口仍然多出了近4亿,增量超过了美国人口的总和;如果不控制的话,那么,情形会达到怎样令人吃惊的程度呢?70年代,有首歌叫“七亿人民七亿兵”,80年代初则猛增到了10亿;按照这个势头下去,中国现在的人口恐怕达到了16亿乃至17亿,那么,存在的恐怕不是人口红利而是人口噩梦呢。

其次,另一个悖理的事实是:人口危机论的始作俑者乃美国人。此君名叫易富贤,虽然出生于湖南,但却早已移民到美国,为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人员。由于他曾长期活跃于天涯社区,而我恰好是那里的元老,故而对他的活动轨迹比较熟悉:此君2000年起以网名“中山水寒”亮相中国互联网,提出“不停止计划生育更待何时?”等论断,其早期拥趸并不多。在此君出道后,我对他的言论并不在意:其一,一个移民到美国的外籍人士享受着充裕的生活空间,却号召中国人充分释放生育能量,其用心颇值得玩味;其二,此君2002年以后供职于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立场很难保持中立,其激进主张使之由博士晋升为研究员,显然获得了可观的“红利”;其三,在2000年,中国人口已经达到12亿9千万,此君却抛出了“大国空巢”说,委实荒唐可笑--倘若近13亿人挤在960万平方公里上算空巢,那么,美国同样的面积才住着3.1亿,岂不近似于无人区了?你为何不从那个荒凉的地方回到祖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填补“空巢”呢?

更加诡异的是,此君虽然身份暧昧,但无疑并不缺乏同伴:自新世纪起,西方学术界的衮衮诸公先后登场亮相,纷纷抛出中国人口危机论,其步调之一致令我想到“集体主义”这个词;历来强调差异的西方学界,这些年却异口同声,不能不让吾辈大呼“看不懂”;此中的蹊跷处十分明晰,但大多数国人对此浑然不觉。然而,这是怎样荒唐的一幕?一方面,我们拒绝西方的自由、民主、博爱等“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他们的心理暗示,态度之积极,行动之不加思索,呼喊的声音之洪亮可能连西方人都感到震惊。

打脸的是,自此君和不少西方学者抛出“大国空巢论”后,中国的人口又增加了约1亿。如此悖理的事实并未使大多数国人觉醒。他们依然像被施加了迷魂术般呼应“大国空巢”说,并且日益呈众口铄金之势。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荒唐的局面,是因为“大国空巢”论的倡导者似乎抛出了有力的证据:中国人口结构恶化,将深陷于老龄化危机。此说好像证据确凿,实则不值一驳:1970年中国人口约8亿,到1980年增加到10亿;从80年代到现在,中国新增的4亿人口最老的不过30多岁;再加上2亿多70后,中国50岁以下的人口至少为6亿;考虑到60年代增加的2亿人也不过在55岁和44岁之间,相应问题远没有想象得严重。大多数国人之所以感到恐惧,是因为他们的年龄观出了问题:他们对老年的定义太狭窄,对长者的工作能力估计不足。事实上,除了少数职业外,当代人工作到65岁完全没有问题。在韩国,出租车司机都是我们眼中的“老年人”,但其生活远比帮后代看孩子的人幸福。事实上,许多人对退休金的忧虑完全可以通过立法来消除(如到原有年龄就领基本退休金)。与激进增加人口相比,延迟退休、提高生产线的智能化程度、适度控制消费欲是更好的选择。

事实上,中国目前存在的根本问题依然是人口太多。正因为人口过剩,中国的劳动力浪费现象依然触目惊心。在鄙人供职的高校,保安全是20多岁的精壮青年,而其工作不过是发发卡、原地站着、盯着过路人。相比之下,我访问过的英国大学和韩国大学雇请的“看门人”均是长者。这仅仅是劳动力浪费的一个例子。实际上,许多跳广场舞的大妈并不老,有的45岁就退休了,有的从未担任过公职。她们完全可以去做更有意义的工作。

与此相应,大多数讨论者似乎遗忘了一个事实:当下的中国仍存在大量未就业个体,依然处于人口过剩阶段。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劳工组织(ILO)联合进行的研究,《经济学人》信息部(EIU)上周发表了一份报告,估计中国2014年的实际失业率达到6.3%,总人数是8800万,将近1亿。考虑到未登记的失业者,实际数量可能更加令人惊愕。 2015 年3月10日,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2015年中国的就业形势更加复杂,也更为严峻。事实上,目前的就业率统计主要聚焦城镇人口,广大的农村地区尚处于被忽略状态。2010年农村人口达6.7亿,但中国的耕地资源禀赋决定了她只需要1.2~1.4亿农业人口,剩下的5亿多人只能寻找其他工作。当这些人涌入城市后,就业压力必将陡增。可是,许多人恰恰忧虑的是劳动力短缺。这无疑具有极强的讽刺意味。根据专家的预期,中国人口将在2025年达到14.13亿的峰值,我们的劳动力供应在2013-2030年间将基本保持稳定。在这十几年间,马云所预言的智能革命会蓬勃发展,自动化进程必将蔓延到地球村。如果盲目增加人口,劳动力过剩局面将令我们陷入持续的窘境。

除了就业压力外,巨大的人口基数所到来的环境负担已经十分沉重。近14亿人口意味着什么?美国和加拿大与中国面积接近,但人口分为3541万和3亿1000万,乃中国的1/40和1/4。也就是说,我们的环境压力是后者的40倍和4倍。除了前面说过的空气污染外,交通拥堵也日益成为新的痼疾。今年国庆节,通向北京的高速公路道路被密密麻麻的汽车占据,宛如漫长的停车场,其场景不可谓不壮观,但堵在路上的人们却被迫忍受煎熬。这并非是免费惹的祸,车多才是主要因素。由于机动车迅速增加,中国的许多城市已经成了“车市”。现在,寻找车位成了全民行动。即使在巴马这样的小县城,车位也时常处于紧缺状态。为什么改革开放仅仅30多年的中国会车满为患?根本原因是人口基数巨大。事实上,拥挤仅仅是前者最触目惊心的后果。除此之外,我们还面临着垃圾围城的困境:伴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13亿多国人产生的垃圾总量不断攀升,2012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为1.71亿吨,2015年则达到2.60亿吨;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环保维权意识的持续增强,新建垃圾处置设施的难度越来越大,许多城市现有垃圾处理能力已接近饱和或超负荷。于是,人们被迫生活在垃圾的包围中。为了应对垃圾围城的困境,目前唯一可行的方式是建造垃圾焚烧场,但后者又会产生二噁英等有害气体,为购房客所深恶痛绝。于是,避开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场,成了新兴的民众需求。每当建设垃圾填埋场焚烧场,被选中地区的人们都会提出异议,担心自己的生活成为连续的噩梦。然而,许多国人一方面感叹环境的恶化,一方面强调所谓的“人口红利”,沉浸在对多子多福的想象中。显然,如此思考和说话的人缺乏必要的生态意识,处于“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悖谬状态。他们眼中只有人口红利而没有生态红利。受制于此类悖谬的逻辑,饱受雾霾、拥堵、水污染之害的人们不断加剧环境危机,继续重蹈已经造就灾难的覆辙。这无疑是自找的困局。要走出这个怪圈,就必须树立生态红利概念,并因此重新筹划整个民族的发展道路。

出于以上理由,本公民郑重提出建议:正视中国人口依然过剩的事实,以更富建设性的方式应对年龄结构的变化,预防“全面放开二胎”可能带来的危机,采用更富弹性(试探性)的方案,否则,改革开放的成果可能会迅速被损耗殆尽,我们会被困在一个嘈杂、拥堵、资源枯竭的国度,生活在欲哭无泪的无尽悔恨之中。

(作者系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