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消失在风中的呼吸  

2012-08-27 23:37:43|  分类: 与我有关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郭小锷。

在一座爬满绿色植物的小楼前,老友向正在下出租车的我挥手。简单的寒暄过后,随他进入主人家的客厅。里面寂然无声,所有人都在打坐,似乎全都进入了“致虚极,守静笃”的神秘状态。闯入这样的氛围中,我只能适应“规定情境”,努力演练禅定的功夫,但却始终无法体验传说中的玄冥境界。“放松,放-松,放——松”,朦朦胧胧中听见有人向我说话。睁开眼睛,看见个细瘦娇小的女孩正比比划划地为我做示范。她显然年龄不大,脸上的稚气与演练功法的认真劲儿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让我差点笑出声来。
练过功之后,美好的聚餐时光到来了。席间,喜欢浪迹天涯的老友指着她宣布:“这是本傻子的女朋友,还在读大学。”女孩笑着说:“听该傻子讲你长得非常像北京猿人,特地从首都赶来观赏。”当时的我不过是复旦大学的硕士生,一下子被抬高到人类始祖的位置,兴奋得有些晕眩,话语也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随着交谈的深入,得知她叫郭小锷,热爱气功、玄学、诗歌,长期跟随我那位老友周游神州大地,过着波西米亚人般的动荡生活。她话不多,声音低得常常需要对方侧耳倾听,但言语间似乎总是藏着禅机。不过,她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轻——像呼吸、薄雾、影子一样轻。身材细小的她穿着长达膝盖的黄毛衣,说话、走路、做事都轻柔如呼吸。无论是谈及感情,还是说到事业,总是表现出万事随缘的态度。她似乎练就了高深的精神轻功,可以漂浮于琐碎的事物之上,早已经达到了不争、不怨、不嗔的境界。
故事发生在1990年的5月节。当时,几乎所有读书人都不得不调整自己的身心状态,奔赴南京的我恰好参与了一群人的修行。经过 80年代的狂热时光之后,许多知识分子开始炼气功,试图进入物我两忘的空冥境界。可以说,他们集体选择了一种“轻”的生活,尽可能不给周围的事物以压力,希望能在追求“轻”的过程中获得解脱和救赎。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中,她的生活方式也引人注目——已经轻到了这样的地步,最细的微风都可以阻碍她的脚步,稍稍稠密些的空气就会困住她羸弱的身体。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很有可能意味着障碍重重的未来。出于悲天悯人的情怀,我很想探究“轻”背后的秘密,但另一个女孩的出现却立刻将我卷入情感的风暴中。在那种狂热、激烈、疯癫的状态中,我自然无暇继续探索她和他们的精神轻功。
与当时的大多数知识分子不同,我选择了“重”的生活,继续过着爱恨情仇迅速转换的日子,不断投身于情感、思想、生活的风暴中。生活方式的不同注定了我不赞成他们的选择,但并不妨碍我时常想起这位轻如呼吸的女孩,猜测她此后的生命轨迹。不过,再次见到她时,7年的时光已经如指间的流水般消逝了。1997年春天,在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我应邀到中央电视台做节目。刚刚在影视之家安顿下来,脑海里立刻闪过一个念头:“那个像呼吸一样轻的女孩怎么样了?”
拨通了她的电话后,我乘出租车抵达奥体中心,耐心地等待谜底的到来。那里正在举办摇滚音乐节,现场气氛狂热,恰好可以衬托她的“轻”。二十分钟后,出现在我面前的似乎是另一个人——身材走向了细瘦的反面,长发换成了短发,说话的声音也变得粗犷——在某电视台工作多年的她似乎已经完成了身心的嬗变,成长为一位干练的女强人。不过,谈话开始后,我立刻明白了:面前的她还是那位轻如呼吸的女孩。提到感情和事业,她依旧表现出万事随缘的柔弱风格。随缘,意味着不抗争,等于将决定权交给他人。如此行动,自然不会给他人和世界以压力,但也注定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她所能做到的依旧只是不争、不怨、不嗔。在她如此表白时,我从她眼睛里看到了淡淡的哀伤,便小心翼翼地问:“一切都由他人决定,你怎么能保证故事的结局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呢?”她淡淡地回答:“由它去吧。”事实上,我已经知道了若干有关她情感波折的消息,但却不方便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时,面前的摇滚歌手正在唱《一个懦夫》:
     你是一个懦夫
     永远不敢面对
     自己的内心
     把生命交给
     无常的命运
望着长发披肩的男歌手,我不由得想:究竟谁是懦夫呢?是她,还是与她有关的人?说面前这个女孩懦弱,是否过于残忍?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每个回避现实的个体(尤其是自命为知识分子者)不都是懦夫吗?在懦弱和勇敢之间,什么样的选择最适合我们?人的一生不过是花开花落的间隙,为何还有人选择了轻如呼吸的生活?就当我试图理出个头绪之际,巨大的音乐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抬头凝视奥体上空闪烁的星星,暗暗感叹人的短暂、渺小、不可思议。见我的脸色有些凝重,她开始讲述电视台里的奇闻轶事,我也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但某种忧伤的旋律总是在我心中若隐若现。
从那以后,我尽管再也没有见过她,可头脑中偶尔还会像放电影似的闪现出与她相关的片段——她是那样轻,轻得令人挂念。前段时间,上网搜索她的消息,却意外地发现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患有脑瘤的她摔了一跤,便再也没有起来。这个消息像子弹般击中了我,让我半晌说不出话来。为了还原她生命中后半段的时光,我不断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她的名字,可几乎没有任何收获?——这个轻如呼吸的女性,没有给世界留下多少痕迹。她轻轻地走过这个世界,无声无息地去了,就像呼吸消失在风中一样。
(原载深圳《晶报》和香港《文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