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火车——王晓华散文选  

2011-10-13 22:59:26|  分类: 与我有关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  车     

王晓华

 

  火车在我的眼睛里曾是神奇之物。

响得有些吓人的汽笛声过后,它像一条巨龙似地从远处冲了过来。刚才还伸着脖子对它行注目礼的人们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仿佛在为这个庞然大物让路。  它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但仍不甘寂寞,不停地打着喷嚏。

靠近车头的人们会看见驾驶室的炉膛里闪动着红色的火焰,满脸煤灰的司机和司炉神气活现地俯视着窗外的事物。仿佛为了尽快分享火车的神奇,人们争先恐后地进入这条巨龙的内部,抢到了座位的和站着的同样心满意足——火车将带他们去远方,帮助他们实现各自的梦想。

又是一阵喷嚏和吓人的气笛声,它重新启动,很快就快得让人飘飘欲仙。烟雾弥漫的小站迅速退向远处,窗外的树木还未来得及对这条巨龙表示敬意,就被甩在了后面。车上的人们开始议论各种各样的事,似乎他们在前世就已相识。有的人开始抽烟,窗内的烟和窗外的烟造成了一种梦幻般的氛围。孩子们跑动在自己的白日梦和黑日梦里,觉得一切都那么神奇和有趣。回到家后他们会对没坐过火车的孩子们说:“坐火车真自由啊!”

  对于童年的我来说,火车的神奇之处在于:我不必迈动双腿,就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而且速度快得让全世界为我倾倒(当时的孩子们称这种感觉为自由)。火车在启动之后会像中了魔法似地飞奔,于是我开始分享火车的神奇,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神。我在心中默念那些小站的名字,命令它们来迎接我,仿佛它们是一些听话的士兵。它们果真依次来迎接我,在接受了我的检阅之后谦卑地退向远方。最后一个接受检阅的当然是我的终点站了——它通常是那个离家最近的小城。尽管在现在的我看来它小得有些寒伧,但对于儿时的我来说,它大得无边无际,复杂得令人吃惊,藏着数不清的秘密。商店,电影院,邮局,饭馆,银行,街心花园,大街,小巷组成了一个令人留连忘返的巨大迷宫,引诱我进入其中。一下火车,我就像鱼消失在海洋中一样消失在这个城市中。傍晚回家时,我就会变成阅历丰富的人,可以或眉飞色舞或高深莫测地给那些没坐过火车的孩子讲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讲那个神奇的城市。

   坐在候车室里的我总会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我喜欢仔细阅读墙上的列车时刻表,上面写着许多大城市的名字。它们时常让我浮想联翩:这些城市一定在好远的地方啊!一定非常美丽,充满着我们所不知道的人和事!像被什么牵引着似的,我总是在火车到来之前就身不由己地走出候车室,望着面前的铁轨。它们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一直通向天边外,看见它们我就感到快乐。在那铁轨的尽头是什么呢?是仙境!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该多么幸福啊!这时候,我会把目光投向火车即将出现的地方,觉得它走得太慢了,简直像个步履蹒跚的老人。它们为什么不快些出现,带我去远方呢?我渴望活在别处。尽管那个别处不过是另一个小站,我在那里所做的也只是些平凡的小事,但我依然想抵达那里。在那里,我的眼睛会贪婪地吞食那些新鲜的事物,我的身体会变成盛满新事物的容器。活在别处的我感到踏实,舒畅,仿佛全世界都已变得十全十美。回到家里以后,没出门的人会围着我问这问那,抚摸我落满灰尘的衣服,在上面的每个皱折里都找到有趣的故事。我也会翘起二郎腿,故作高深地微笑着。就因为我做过火车,我就有资格享受这种快乐。

当然,坐火车的次数多了以后,我也会像所有见过世面的人那样变得冷静。火车启动以后,我不再咧着嘴傻笑,而是闭着眼睛想心事,或者以冷静透顶的目光观察周围的人。有时候,我也会加入由各色人等组成的谈话集团,高声谈论各种奇闻轶事,谈完了还会发出或欢快或低沉或震耳欲聋或尖锐而意义暧昧的笑声。火车的神奇把各种各样的人召集到一起,让他们在车厢里亮相,做梦,表演,然后一一退场。没有报幕员的生活剧早已悄然上演。那个一贫如洗的中年男子,上车以后却变成了万元户(当时的万元户相当于今天的大款),微笑着向人们讲述他发家致富的历史,把每个细节都演绎得天衣无缝,但当他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走下车厢时,他又变成了一个必须白手起家的穷光蛋。还有那个满脸皱纹的农民兄弟,一上火车就给对座的人讲故事,语言幽默得可以当相声演员的老师,每讲到关键处,他都要死死叮住对方的眼睛,直到对方表示同意,才将咄咄逼人的目光移开,继续吐露下面的情节。这些都没有影响邻座四个打牌的工人,他们对窗外的风景和窗内的生活剧视而不见,专注地摆弄手中的牌,玩味那些属于他们的可能性。一些人围在他们身边,由沉默观战到指指点点,不时发出惊喜或赞美的叫声。离他们五米处有一个小伙子始终盯着车窗,望着那些不断诞生和消逝的风景,像在享用一道大餐。也有人上车后就开始沉沉入睡,仿佛他们坐火车的目的就是睡觉,而火车不过是个大摇篮而已。不用担心,火车到站时他们会准时醒来,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实现各自的梦想。闲聊,游戏,做梦都是他们分享火车神奇的方式:坐火车的人并不需要在火车中奔跑,就会被火车带向远方。

 很多年以后,当坐在飞机中回忆这些时,我的脸上依然带着感恩的微笑。虽然我童年时常坐的那种旧式火车已经在铁轨上销声匿迹了,但它们依然在我的记忆中不停地奔驰,并且依旧雄伟,神奇,闪烁着诗意的光芒。每当在纪实片中看到它们已经变得苍老的面貌时,我就想对人们说:“正是它,正是它,它的名字叫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