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网络文学是不是文学的争论  

2011-05-30 10:0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网络文学是不是文学的讨论
10/22/2010 1:32:31 AM    友明  阅读112次

    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近期提出“不存在网络文学”的观点,他认为的“文学”本身就是一个精英文化概念,这一概念起源18世纪西欧,特别 与当时德国的启蒙思想有关。在西方世界,现代意义的“文学”观念,最初与确立民族文化认同相联系,更进一步的发展,是与现代启蒙思想相联系,具有先天的精 英文化意识。文学的精英性质在这个概念进入中国的时候,也得到了最彻底地贯彻:从梁启超开始就认为要用文学来教育民众、革新文化。梁启超重视小说,他认为 小说的最大作用就是对民众进行现代文化启蒙。肖鹰说:“我所说的文学,应该表达人类具有普遍深刻意义的人文情怀,它的标杆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人文理想和艺术水准。”而从肖鹰批评莫言、贾平凹等作家来看,很明显,他对于“文学”有很高的标准。

    肖鹰说,“一个作者的写作如果真是文学,那他一定要有为文学献身的精神,而不是把文学当作谋生的手段。”肖鹰认为现在很多签约网络写 手为了“生计”被逼日产数千字,甚至上万字,的确做的只是“码字的文字农民工”。网络写手的“作品”普遍是动漫画、连环画的“看图说字”,破碎、怪诞、空 洞,缺少文学之为文学的灵魂。因此他们只能算是“写手”,他们写出的是文字,而不是文学,“写作是自我表达的权力,每个人都有这种权力,但是你不能管码字 叫文学,那个不是有精神价值的创作。”

    虽然认为网络写作不是文学,但是肖鹰依然承认它们中有佳作出现的可能:“网络上当然也有好的作品,但是这不能根本改变网络写作的前文学状态。而且,我强调 文学需要经过准入程序。一部作品需要经过编辑出版的过程才能具有被称之为”文学“的资格。”肖鹰表示编辑出版的过程就是最初的一次筛选,“这不存在任何歧 视,因为只要是有价值的作品,就不愁出版。从文稿到文学必须有这一个程序,天才的胚胎没有孵化也始终是胚胎,放在抽屉里暗无天日的稿纸再优秀也只是稿纸, 就是开明如诺贝尔文学奖也只颁给正式出版一年后的作品,而不会颁发给手稿或网络写作。”

    对郭敬明的新书《小时代2。0》号称销量突破120万册,他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这是消费主义泛滥的时代。消费主义更大的背景是反精英、反 权威、反理性的后现代文化思潮。“郭敬明”是消费文化的反精英写作的代表,它的畅销,并不是流行文学的奇迹,而是消费文化的奇迹。在这个时代,畅销书的写 作、出版和营销,是全程符号化和消费化的,“郭敬明”成功的奥秘就完全在于它是消费文化市场打造的一个从真人到影像、包括负面新闻都被完整包装的“80 后”消费文化符号。读者购买的不是那本书,阅读的更不那本书,而是那本书所指代的消费文化符号“郭敬明”。这个“郭敬明”只有市场价值,没有文学价值。 “依靠商业运作和营销,完全屈服于点击率与销量,被市场所左右,满篇都是堆砌的奢侈消费符号,这能叫文学吗?”肖鹰说。“在这个消费文化主导的时代,真正 的文学追求的恰恰是反消费的精神价值。这是纯文学存在的唯一理由,也是它不可消亡的唯一理由。”

    持反对意见的学者王晓华学者说,肖鹰的文学精英意识经常驱使他对边缘文化、边缘人物、边缘精神做出歧视性评论。有人声称“‘网络文学’不是文学”,其论调与当年的种族主义者何其相似?既然“网络文学并没有经过准入程序,没有获得文学准入证”,那么,谁有资格决定什么是文学或非文学?哪些人 有权力颁发文学的准入证呢?肖鹰没有明说,但其潜台词非常明白:只有像他这样的生活在皇城根下的“中央级”学者才有这样的特权,因此,全中国的写手都应该 奔赴北京,哀求“中央级”学者赐给他们这至关重要的“准入证”;否则,你就至多是文学界的盲流,所创作的作品也只能是“前文学”。肖鹰对于“纯文学”的说法还是暴露出他的无知:正如没有纯水、纯人、纯金属一样,也没有纯文学;纯文 学不过是种想象,以纯或不纯裁定文学与非文学不过是为展示权力寻找借口。然而,肖鹰对于“纯文学”的说法还是暴露出他的无知:正如没有纯水、纯人、纯金属一样,也没有纯文学;纯文 学不过是种想象,以纯或不纯裁定文学与非文学不过是为展示权力寻找借口。  

    王晓华认为,肖鹰觉得自己是中央级学者,有权力批评他人。被肖鹰点名批评过的人大 体上都是“地方性”的(如赵本山、贾平凹、阿来),涉及的文化样式也主要是边缘性的(如二人转),他所用的标准则来自于强权意识(如何者为“纯”文学)。问题的关键是:皇城根下的学者自以为自己掌握颁发“准生证”的权力,这些借助权力体系说话的人早已处于异化 状态,自己都远远不“纯”,还好意思说区别文学、艺术、道德“纯”或“不纯”。其实,肖鹰的态度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中央级”学者的傲慢与偏见。在一次会议上,某位来自北京的学者得意洋洋 地宣称:“我们负责编文学史,掌握了选择作家的权力,因而那些未被选上的作家(如王朔)就恨我们。 ”然而,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即使在中国,这位学者编的文学史也不过是无数文学史书籍的一种,他没有权力决定哪位作家进入或者不进入文学史——你们不选王朔 和王小波,但他们却如此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文学史,以至于不选他们的现当代文学史是不完整的;你问问大多数读者有几个知道您老人家,又有多少知道王朔和王小波?

    王晓华指出,好在中国开始进入多元化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北京和上海、南京、广州、昆明一样是不同的地方;中国就是这 些地方的联合体,中国文学也是无数地方文学的集合;因此,没有哪个地方的人拥有裁决文学的特权。或许正是因为特权受到了威胁,包括肖鹰在内的北京学者痛恨 “文化民主”,傲慢地评价边缘性的文化、学者、作家,以挽救支撑他们特权的“纯”。这种对“纯”的言说无非是偷换概念的游戏:用“白人”概念替换“人”的概念,用 皇城根下部分人的文学理念代替文学。我们如果看透了这套把戏,就会明白:断言网络文学不是文学,与当年的种族主义者宣称“黑人不是人”一样荒谬。

   看到两位学者的争论,我们这一介平民能说什么呢?但还是想说几句。

   我认为。文学不应该是一种精英文学。文学是以语言文字为手段塑造形象来反映社会生活、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一种艺术。起源于人类的生产劳动。最早出现的是口头文学,一般是与音乐联结为可以演唱 的抒情诗歌。最早形成书面文学的有中国的《诗经》、印度的《罗摩衍那》和古希腊的《伊利昂 纪》等。中国先秦时期将以文字写成的作品都统称为文学,魏晋以后才逐渐将文学作品单独列出。 现代通常将文学分为诗歌、小说、散文、戏剧四大类别。

   不过,我还是同意肖鹰对现代意义的文学的解读,文学应该表达人类具有普遍深刻意义的人文情怀,它的标杆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人文理想和艺术水准。

    有趣的是,深圳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晓华对肖鹰的反驳,好像避开了肖鹰对现代意义的文学的解读,因为这种解读似乎是无可辩驳的。

    于是,王晓华把火力的焦点射向肖鹰的所谓“种族主义歧视”,既然“网络文学并没有经过准入程序,没有获得文学准入证”,那么,谁有资格决定什么是文学或非文学?哪些人 有权力颁发文学的准入证呢?只有像肖鹰这样的生活在皇城根下的“中央级”学者才有这样的特权吗?

    王晓华的这些话对网络写手无疑是拍手称快。

    我还没有看到肖鹰是怎样和王晓华继续争论下去,但很明显,这已经是涉及中国“中央”和“地方”某些部门矛盾的恩恩怨怨了。一场文学的讨论,是不是跑题了?不管是学者、作家还是出版家,中央看不起地方,地方看不起网络。那些无名无分的作家,一辈子都休想得到出版的认可,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其实,我更感到悲哀的是,身为中国大陆的学者,他们只能空喊一些文学的口号而已,试问肖鹰?你说“因为只要是有价值的作品,就不愁出版。”是这样吗?众所周知,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有多少有价值的作品不能出版?

    如果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不能出版,中国文学的出路在何方?

    除了网络文学,我们别无选择。网络文学就是中国文学的出路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