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网络文学区别于传统文学的两个特征  

2011-04-10 22:10:40|  分类: 与我有关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文学区别于传统文学的两个特征

 

王晓华

 

批评是理性的事业,寄希望于概念的自明性乃批评之大忌,因此,要恰如其分地评价网络文学,就必须首先追问:网络文学是什么?没有对网络文学的特质进行必要的考究而对网络文学大发议论,是时下批评家所犯的常见错误。他们暗中假定了网络文学概念的意义是自明的,无须定义,然而就在这种自以为是的确信中,问题发生了:网络文学被直截了当地理解为网络上的文学,同时,由于网络的开放性与虚拟性,他们又将开放性与虚拟性当作网络文学区别于传统文学的根本特征。此类对网络文学前反思的领受无法回答下述反驳:1、几乎所有文学样式都可以存在于网络中,将网络文学等同于网络上的文学实际上取消了网络文学的独特性;2、开放性和虚拟性并不是网络文学的独有特质,这些特点在传统文学的特定阶段和领域都可以找到。所以,我们应该如其所是地将网络文学领受为一个意义尚待发现的概念,抛弃对新生文学样式的傲慢与偏见,通过落到实处的分析寻找网络文学的根本特质。

 

一、         网络文学是独特的社区文学

 

网络文学在字面上可以理解为:1、网络上的文学;2、其特质仅属于网络的文学。一首唐诗可以在网络上栖身,成为网络上的文学,但我们不能因此说网络文学作品早在唐代就存在了:栖身于网络仅仅是唐诗的众多居留方式之一(它可以在竹、木、帛、石、纸、录音带和录象带等载体上居留),它之栖身于网络对它来说是偶在性的,网络并不是它必居的家。所以,网络文学绝不是指所有存在于网络上的文学,而只能意指其特质仅属于网络的文学样式。

那么,什么样的文学作品仅属于网络呢?网络上的文学有两种基本的诞生方式:1、由他人编辑;2、由作者亲自发表。由他人编辑的文学作品在网上的发表机制基本上与传统纸媒文学相同,也包括投稿/组稿—审稿—发稿三个步骤,而稿件的作者完全可以不以任何方式进入网络,作者和作品对于网络来说都是偶在的,所以,由他人编辑/发表的网上文学作品不是仅属于网络的,它们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绝非真正具有网络特质的文本。真正具有网络特质的网络文学作品一定是由作者亲自发表的:亲自发表作品表明他已经进入网络并且在为网络创作,亦即,他已经将网络当作自己的另一个生存世界,让自己和自己的作品以归家者的身份栖居于网络。为网络而写作绝不意味着网络作家为整个网络写作:网络虽然四通八达,是名副其实的地球村,但在某个时刻他能进入并活动的网络却只有一处。他要进入的这个地方也有数目不等的他人要进入和已经进入,在共同进入之后他与他们便建立了某种关系,由于这关系的建立,网络成形为网络社会。一个网络社会共同体被称为网络社区,网络作家为网络写作就是为网络社区写作,作品的发表之所就是社区的电子公告板(BBS),发表后的作品便成为社区文本。读者也只有在进入社区后才能阅读其中的作品,所以,网络文学作品的发表和阅读都是社区事件。已经发表的社区文本和常住社员构成了独特的社区存在和文本语境。由于社员要远比游客(未注册读者)更熟悉和关注社区的存在状态,因此,最为重视和最能理解社区作者帖子的人一定是其他社员即网络写作者的网上邻居,他们的观点、趣味、评价会直接影响社区内写作者的创作历程,社区作者为网络写作在落到实处时就是为他们写作。通过这种独特的社区性创作,社区作者确立了自己在社区内的身份、面子、个性、地位。所以,真正具有网络特质的网上文学都是社区性的,网络文学作家所创造的文本首先是社区文本,网络文学是独特的社区文学。

网络文学的社区性乃是它区别于传统文学的重要特征:传统文学的写作者有时候也会作为社区作家而存在,但那对于他乃是特例。他居住在某个社区里仅仅意味着他的身体寄寓在此而已,他的写作通常与他所居住的社区无关。他不会将自己的作品在社区内到处张贴,社区规则也不允许他这样做。由于社区内的人从事着不同的职业,因此,他不会认为社区内的所有人都有权力评价他的作品,社区内的大部分人亦没有这个兴趣。只有在极少数需要宣传鼓动的年代里,传统文学才会表现出社区性(如创办社区黑板报、编辑社区文学期刊、通过社区广播发表社区文学作品)。这是由传统文学的发表机制所决定的(此处的传统文学指纸媒文学):它的发表模式乃是作者—编辑—出版商—读者,其中每个环节都与他居住的社区没有必然的联系。因此,社区文学在网络文学诞生之前是不发达的,仅仅是文学存在方式的特例。网络文学的存在方式与传统纸媒文学完全不同:网络写作者所栖居的社区就是他发表作品之所,也是他的作品被率先阅读的地方,文本的发表和阅读都是社区内事件。最具有网络文学特质的网络文学都是社区文学,而网络文学的社区性在网络文本由纸媒发表以后通常已无法显现,丧失了其原初的生动性和丰富性,所以,以纸媒化了的网络文学作品为依据来评价原初状态的网络文学,自然无法得出恰如其分的结论。

社区性意味着网络文学首要地是小众文学:我为网络写作首先是为社区内有限的社员写作,他们对我的作品的评价直接决定着我在社区内的地位和声誉,所以,社区的主导审美趣味对网络作者有着巨大的影响,也是形成某个社区文学风格的重要因素。每个社区都是小众文学的发源地,不同社区之间的链接和交流乃是小众文学与小众文学的链接和交流。小众文学的相对自足性使它具有自己独特的认同体系,形成有自己风格的社区语言,乃至自我造就为某个流派。一个网络作家最在意的并不是大众对他的作品的评价,而是其他社员对他的帖子的态度。成熟的社区都有对社区作家的保护-成全机制,各个社区所具有的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基本上是不同的,在传统文学媒体中不为人所知的写作者在某个社区成为明星人物是完全正常的事。网络文学的小众品格注定了只有那些亲自参与其中的人才能对它做出贴切的评价,亦即,对网络文学的评价必须落到实处,以对具体的社区文学的评价为依据。经由链接、转贴、传统媒介的推介已经大众化了的网络文学只能标志某个作品的受欢迎程度(实际上是符合畅销标准和赢利原则即资本主义精神的程度),而不能表征网络文学的原初状态和个性。小众文学的妙处只有在你成为小众的一员时才能体验到,所以,批评家要对网络文学做出恰当的评价,其先决条件是深入网络生活,成为某些网络社区的成员,参与网络文学的创造。网络文学的小众性决定了与之相应的批评也必须是亲临性/个性化的。

我在这里称网络文学是独特的社区文学而不按照约定俗成的话语体系称之为虚拟社区文学,是因为我的网络实践告诉我网络社区并不是完全虚拟的:这里有真实的人际关系,有真实的立场和不同立场之间的冲突和互补,有绝非虚幻的个人友谊,更有与网外社会关系纠缠在一起的社会交往(如传统媒体在网上约稿、网上出版启事、网上个人信息显示)。一个网络社区存在的时间越长,其社员的人际关系便越趋于实在:有的人开始公布自己在网络外的真实身份,与其他社员进行网外的合作;网外交往与网内对话交织在一起,使虚拟/真实的二分法失去了意义。既然网络社区不是完全虚拟性的,那么,网络文学的创作也就不可能是彻底游戏性的:作者虽然不能实在地在社区内显身露面,但有自己的社区身份和社区面子,为了保护和提升自己的社区身份,拥有受欢迎的面子,他会认真地写作,牵挂自己的帖子,敏感地注意其他社员的回帖;一个网络作者在社区内居留的时间越长,其写作的游戏性就会越弱,这乃是网络写作的规律;许多以游戏态度进入网络文学领域的人,往往会转变为严肃的写作者(越受欢迎就越是如此),甚至会主动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联系地址等;至于那些用真名上网发表作品的人,更是把自己的网络写作当作自己的事业。所以,网络社区对于网络写作者从根本上说不是虚拟的游戏之所,而是真实的存在空间,正如参与网络文学的创造乃是他们重要的生存方式。

本文对于网络文学的社区性的界定可能会遇到下面的质疑:你所说的网络文学的社区性基本上体现在发表—阅读—评价环节上,而网络文学创作的社区性则未获证明。这个问题是不难回答的:文学创作从根本上说是个人性事件,它需要作者冷静地面对自身,进入反思和回想状态;在与他人喧哗的对话和繁忙的交道中是不可能完成完整的文本创作的,我们通常所说的文学的社会性也是指社会的深层结构对作者的规定,并非说作者的创作要在他人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网络文学的社区性自然不意味着作者在进入某个社区后坚持在线创作,而是另有所指。网络文学创作的社区性主要体现在:其一,网络社区的人际关系、审美倾向、话语环境对网络写作者的影响,这影响内化到人的感知—认识—审美结构层面时,会使网络写作呈现出鲜明的社区性(当今的网络社区大都以青年为主要成员,故而大多数网络文学都是青年文学);其二,网络文本与传统文本有根本的不同——一个完整的文本有主帖(原创帖)和跟帖组成,而跟帖的社区性往往必主帖更明显,所以,完整的网络文学文本的生产总是表现出社区性。

 

二、         网络文学是多元互生性文学

 

当代文学理论重视读者在文本生成过程中的作用,将文本的生成理解为作者—读者互动的结果。然而读者的意义在传统文本的生成过程中是不显明的:我在阅读纸媒文学作品时,作品已经预先成形,它独立于我,纵然我能够在阅读中以我的方式复活它,但我的阅读归根结底是我的内心事件,无法介入它的原初生成过程。作者/读者的二分法在传统文学中是真实而有效的,作者的写作和读者的再写作(阅读)不能交合为实在的互生性文本。但在网络文学的生成过程中,作者和读者的界限已经模糊,二者身份的互换是常规性事件,所有的网络文本都可能是互生性的。一个发了原创帖(主帖)的作者在将自己的文章贴出去之后立刻变成了读者:他盼望回帖的出现,会在阅读回帖时成为回帖的回帖的作者。读者有权在任何时间成为作者(前提仅仅是他已在社区内注册):他在发回帖时便变成了原创帖的合作者,与他共同完成整个帖子的创作。一个完整的网络文本是由原创帖和回帖组成的,它的诞生过程是作者/读者不断交换身份的过程。成功的网络文本都是集体创作的。作者能够以读者的身份与其他读者在回帖中评价自己的作品,而网络将这个过程记录在案,这乃是网络文本的迷人之处。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完整的网络文本诞生了,所以,网络文学天然地是互生性文学。

互生性乃是网络文学的根本特征,也是它的诞生机制。在主帖发表以后,完整的网络文本的生成过程才刚刚开始,而且无人能够预言它的生成路向和最终形态。即将加入的作者的不确定性意味着文本生成过程的不确定性。由于回帖作者的当下意向随时会与原创帖作者的本来意向产生差异,因此,网络作品的生成过程都是曲折多变的。每个作者的自由意志都会决定它在某个瞬间的生成方式和走向,又都不能决定它在这个瞬间之外的形态。作者—读者关系的不断转换注定了权威之死:原创帖并不预先界定了文本的可能性空间,任何跟帖作者都不能对整个文本进行盖棺论定式的评判。任何形式的决定论在网络文本的生成过程中都是无效的。作者的复数化乃是网络文本互生性的主体源泉,作者间际的平等性则是这种互生性的保证。参与一篇网络文学的创作就是加入了一次方向多变、旅途不定、终点站不明的旅行。旅行过程就是文本的生成过程:与实在的旅行不同,网络之旅是自我收留的。网络文本就是自身历史的直接文本化,形态与意义的歧变和异化是其生成的常规动力,也是原创帖作者所希望看到的。一个失败的帖子就是没有跟帖的帖子。回帖的多少和丰富性比点击量更能说明原创帖的成功与否。只要有人回帖,网络文本就在生长,处于未完成状态。网络文本天然地是向未来开放的。

完整的网络文学作品是由原创帖和回帖组成的,因此,网络文学的互生性体现为原创帖与回帖/回帖与回帖的互生性。在原创帖发表以后,回帖的不断出现是网络文本生长的唯一方式。回帖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大类:1、对原创帖的评价;2、对原创帖的修改意见;3、对回帖者个人文学观乃至世界观的阐释;4、对其他回帖者的评价以及由此引发的回帖者与回帖者的对话;5、对原创帖的修改(由原创帖作者完成);6、对回帖的重写(回帖者修改自己的观点);7、对原创帖的续写(接龙式写作);8、与原创帖无关的话语(通常只占很小的比例)。在上述八种回帖方式中,网络文本的互生性都鲜明地存在着:

1、在读者对原创帖进行评价时,原创帖的作者变成了读者,完成了自己网络身份的转换。对他的作品的评价会激发他重新成为作者的欲望——通过回帖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态度,直至重写自己的作品;

2、回帖作者总是原创帖的读者,他的身份的变化同时是网络文本互生性的体现和构成。他的意见不但会激发原创帖作者的生产欲,还会引发回帖作者之间的对话,因而推动文本的生成。;

3、回帖作者以原创帖为范例/案例阐释自己的文学观使原创帖作者与回帖作者的视野处于共生和比较状态,形成推动文本生长的内在张力;

4、对其他帖子的评价使回帖者和回帖者之间形成了对话关系,不但使网络文本的复调性更加丰富地显现出来,而且以多元推动的方式使网络文本生长;

5、对原创帖的修改是网络文本互生性的结果,也是网络文本互生性的动力,因为这种修改会激发跟帖者的热情,使对话在不断更新的语境中进行;

6、对回帖的重写意味着回帖作者真切地感受/接受了网络文本的互生性力量,他的修改改变了文本整体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文本继续生长的构成;

7、对原创帖的续写无论是由个人完成,还是表现为接龙式创作,其诞生的间隙都是他人话语介入的机会,而这种介入作为心理学上的刺激、不同视野的展示、复调话语的生成均影响着作者/作者们的续写轨迹,自然是网络文本互生性的直接展示。

8、此类异质话语并非完全没有意义,它会激发作者和读者的想象力,甚至使文本在意想不到的向度上生长。

网络文本的生成机制注定了网络文学的宽容性:任何社区成员都有权力成为作者(“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诸作者之间的视野差异并不是消除的对象,而是文本生成的具体动力。不同的视野、观点、审美趣味在差异中的共存意味着网络文本天然地趋于复调性。复调化是对话的动态结果:如果说传统文学生成于隐性的对话,那么,网络文学直接就是对话本身。写作即对话,对话即写作:这是网络上的真理。只是这对话并无主持人,亦不以达成共识为目的——它仅仅实验性地呈现对话的可能方式,让对话者具有瞬间的话语实践的机会。所以,网络文学的互生性等于网络文学的复调性/多元性/对话性,参与这种文本的创造会体验到自我解放和相互解放的快乐,网络文学实践自在地具有狂欢的性质。

既然网络文学是互生性的,那么,我们就只有在对此互生性的具体领受中才能对网络文学做出确切评价,而网络文学的互生性又只能在网络中获得实现和呈现,因此,依据已经纸媒化了的网络文学作品对网络文学进行评价必然是不恰当的。现在的纸媒所发表的网络文学作品几乎全都仅仅是原创帖,即被从互生关系中强行切割出来的部分网络文本。以这种被迫残缺的网络文本为标本对网络文学进行鉴赏和评论,无疑于对某个人的身体进行了切除手术后再评价他的美与丑,不但是不着边际的,而且暴露了源于传统文学观的傲慢与偏见,以及对于新生文学样式的暴力态度。惯于对孤立的作者文本进行审美的纸媒文学观在网络文学中是无效的。所以,网络文学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新型文学观的吁求。本文就是回答这种吁求的努力。

我们说网络文学是社区文学和互生性文学,乃是对网络文学的冷静反思和定义,并不包含特别的价值判断。当下网络文学的优势和欠缺都可以从其社区性和互生性中找到根据,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当然也只能是它的这两个特性的充分实现。现在断言网络文学是否能够诞生比传统文学更杰出的文本,尚为时过早,或许非得要在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分出高低来,本身就是过时的文学观。网络文学已经存在,为写作者展示了新的前景,让参与它的人体验到了解放的快乐,这个事实已经使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肯定它的意义。

(原载《人文杂志》2002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