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朱鲁子:哲学在当代中国的复活——评王晓华的《个体哲学》  

2011-02-21 23:03:23|  分类: 对我的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在当代中国的复活

——评王晓华的《个体哲学》

 

朱鲁子

 

中国哲学自先秦以来,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境况,当代尤甚。人们对其他任何一门学问的不屑,与对哲学的不屑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对哲学寄予厚望的人们不仅要痛心地质问:有着悠久历史和辉煌传统的中国哲学是怎么了?!
  回答是见仁见智的。
  先秦诸子哲学,是中华文明智慧的一座高峰。这座高峰,永恒地矗立在后人的面前,她几乎让每一个想攀登她的人在极顶处可怜地粉身碎骨。——辉煌是不再的。
  毫无疑问,缺乏人类智慧之标志的真正的哲学,人——真正意义上的人——是不可能在现实中诞生的。于是,我们看到,先秦以降2000多年的中国历史,是一个无的历史,换言之,是一个人类个体普遍夭折的历史。夭折,几成了人类个体的宿命。——为了斩断人类个体夭折的宿命,我们的先人们做出了不懈的探索和努力,可悲的是,他们的探索和努力几乎都以他们自己的夭折而告终。先秦以来我们能够举出的哲学家又有几人?董仲舒、朱熹、王阳明、王船山、黄宗羲、熊十力、冯友兰、高清海,等等。
  与中国哲学的灰暗历史相比,西方哲学在经历过希腊哲学的繁荣后,中世纪也有过低潮时期,不过,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哲学在近代又慢慢地找回了自己:笛卡尔、斯宾诺莎、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尼采、克尔凯郭尔、胡塞尔、海德格尔、萨特、阿多尔诺、哈贝马斯、马斯洛、福柯、德里达……——稍通哲学史的人都知道:先秦以后的中西哲学,根本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
  中国哲学啊,你让多少真心热爱你的人热泪涕泗!
  今天,我要兴奋地告诉大家:中国哲学史上的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式的“事件”发生了——哲学在当代中国复活了!
  公元2002年夏末,人们失望已久的中国哲学的灰暗历史可能被一本叫做《个体哲学》的书中断了、重写了!充满人生智慧和无穷思想魅力的哲学,可能在中国大地真正地复活了!
  ——王晓华的《个体哲学》在中国的诞生将标志着:
  一个中国哲学的中世纪终结了!
  一个中国现代哲学的新纪元开始了!
  一个中国哲学的哥白尼时代来临了!
  
  “个体哲学”,是以个体为本位的哲学,它是对以“群体”为本位的庸俗无耻的哲学的反动,它直接诉诸于个体的自由和解放。在中国,它是一个“新生事物”,但在西方,它却是一个“过去时”——尼采的“超人哲学”和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是其典型表达。实际上,“个体哲学”在当代哲学家高清海的“类哲学”那里,已经初露端倪,可惜,在我国享有盛誉的哲学家高清海,在“个体哲学”的边缘擦肩而过:高清海已经根据马克思的历史哲学思想得出了人类历史的发展遵循“群体本位”、“个体本位”和“类本位”的历史规律,但他却绕过以“个体本位”为前提的“个体哲学”,将自己的哲学努力直接指向以“类本位”为前提的“类哲学”。——高清海的“类哲学”,就像没有经过“资本主义”阶段的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社会主义”阶段一样,是一座缺乏实际内容和现实操作可能性的空中楼阁。——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阶段是不可以任意跨越的,哲学的历史发展阶段同样也是不可以任意跨越的。可以说,当下中国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王晓华的“个体哲学”,就是对于这种违反历史发展规律的自我矫正。
  “个体哲学”,正是当下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在思想理论上的反映,它是应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和社会生活诸领域的彻底转型的迫切需要而创生的。以关心现实的个体的人的命运为旨归的“个体哲学”,必将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的精华。
  (——在当代中国已经上升为“主流学术”的“人学”,其旨归也是个体的人的自由和解放,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它却没有能力达到“个体哲学”的高度,而只能停留在集体主义的道德伦理说教的层面上。)
  从哲学的意义上说,生理上的“个人”并不自在地就是“个体”,哲学上的“个体”,有一个从原始的“群体”脱胎而出的生成论历史过程。“个体哲学”,是直接以走出“群体本位”的“个体”为研究对象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王晓华的“个体哲学”是尼采哲学、克尔凯郭尔哲学、海德格尔哲学、萨特哲学、马克思哲学等西方诸“个体哲学”在中国大地的复活。
  王晓华的“个体哲学”,是以“领受”到“精神活动的本质”是“虚践”,“领受”到“存在”中的“虚在”而展开的。
  “虚践”,是王晓华“个体哲学”中的一个关键词。王南湜教授在《人类活动论导引》和《现代唯物主义导引》等著作中,把人类活动样式归结为三种:物质性的生产活动、精神性的理论活动和艺术活动。人类的物质生产活动,是一种具体的直接性的实在性的活动,即通常意义上的“实践”,而人类的抽象的理论活动和形象的艺术活动,是一种象征性的、间接性的、虚拟性的精神活动,它大致相当于王晓华的“虚践”概念。
  借助于“虚践”等一系列独创性的哲学范畴,王晓华的思想触角深入到人类个体生存的深层结构之中,向读者一览无余地展示出了人类个体生存的深层结构之绚丽斑斓的色彩。从中,我们看到了西方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子,但它异于存在主义哲学的是,“个体哲学”的出发点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个体哲学”是存在主义哲学在中国的一次辉煌的重生或复活。
  在王晓华看来:
  “……精神活动的本质是虚践,或者更确切地说,精神活动就是虚践。这是我们经过这一番艰难推理所得出的最重要结论。它扬弃了过去的精神概念。可以说,探讨虚践和实践微妙而至关重要的关系是解释生存之谜的关键。”(5页)
  “虚践是实践的一个环节,同时又是实践的自设计活动,这注定了虚践和实践的相互包含关系:实践以实的形式包含虚践为其环节,虚践则以虚的形式涵括着实践的实在结构。”“领受到虚践是实践的自设计功能是解释实践问题的关键。实践是指向新领域的探索性运动,而要进入和改造新领域,建立起人对世界新的本体论关系,就必须有新的实践结构。”“虚践在本质上是对人和世界实在的本体论关系的筹划——设计——发明,而不是对外界的单纯反映或虚无。”(13-14页)
  “精神是身体的自设计功能——这个定义实际上扬弃了作为旧形而上学概念的精神范畴。由此出发,我们将完成一次真正的哥白尼式的哲学革命。”“精神是身体的自设计功能。这个定义为我们把握人是什么这一最为关键的哲学问题奠定了根基。”“精神是身体的自设计功能,它属于这个身体并且为了这个身体而存在。不存在所谓精神追求与身体追求之间的二律背反。通常所说的精神追求(例如获取知识和修身养性)和肉体追求(例如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的矛盾不过是我作为身体的两种生存意向之间的矛盾。‘我拥有一个身体’是一个错句,它本质上乃是将我设定为超越于身体之上的神秘主义。‘我拥有身体’是身体对自身的错误判断,而‘我是身体’则是身体对自身的正确判断。因此,我们必须改变传统的语法:不说‘我的身体’和‘我拥有身体’,而说‘我是身体’和‘我作为身体’。”(17页)
  “我是身体,而且我不得不是这个身体。是这个身体乃是我的命运:我作为身体无法走出自身。……我作为身体无法成为他人。他人作为身体只能是我的超越立场。”“人是设计存在的存在者。设计就是使一个超越的立场(世界)在虚在世界中诞生并将它实化为实在,因此,我是设计存在的存在者意味着我是超越性。”(128-129页)
  ……
  王晓华的“个体哲学”最终向我们指出了“至人”这一理想目标。在他看来,“至人”是人类个体永恒的理想,在现实中是不可能达到的,而接近“至人”的“类至人”,才是我们作为个体的人可能达到的。现实中,个体应以“类至人”为最终目的。而一当我们在现实中成长为“类至人”即“成为人类实践最高目的的那一瞬间,我领受到的是作为基础的他人领受不到的幸福。这是幸福的最高形态:我代表全人类领奖,而奖品就是我自己。所有的基础性活动都因为我的上升运动获得意义。成为类至人就是以最人道的方式对天道负责,因为天道在类至人那里成为艺术。”同时,王晓华的“个体哲学”又向我们指出:“成为类至人是艰难的,而保持自己为类至人则更为艰难。”在现实中“刻意去判断哪个人是类至人是无意义的。我们所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地使更多的个体成为人类实践的最高目的,并且对那些接近至人理想的个体负起责任。……伦理学的终极目的是使尽可能多的人类个体走向完美。我们用至人和类至人这些词所表达的正是这种深沉的渴望。”(193-194页)
  ——从王晓华的“个体哲学”中,人们不难发现,充满智慧的中国先秦哲学甚至佛教哲学也复活了!
  说实在的,阅读王晓华的《个体哲学》,是困难的:《个体哲学》是为思想者而写的;谁若不能够穿越王晓华为我们所设置的荆棘丛生的语言概念的栅栏,是断不可能尝到他为我们呈现出来的“智慧果”的真正滋味的。
  另一方面,评论王晓华的《个体哲学》,是更为困难的:这是对评论者的能力和勇气甚至良知的尖峰考验;笔者虽然写过不少书评,但唯有这本《个体哲学》让我心潮澎湃——《个体哲学》所给与我的,岂止是——振聋发聩!
  我要大声地呼喊:
  一个真正的人——个体的人——的时代在中国大地开始了!
  
  最后,我想说一下《个体哲学》存在的两个问题:
  1 由于当下语境的限制,《个体哲学》是一本经过某种程度的过滤的著作,故其表达方式有一定程度的晦涩,另外,对历史上的有些思想家的评论显得突兀。
  2 《个体哲学》对于个体生存结构的深层开掘极其到位,但它却缺少在更广阔的横向——类——的纬度上科学的坐标。这样一来,从某种程度上说,《个体哲学》仍缺乏现实的可操作性,容易给人一种西方“个体哲学”在中国的翻版而不是西方“个体哲学”在中国的复活的印象。
  
  ——我相信,真正的读者是不会误读《个体哲学》的,《个体哲学》自身所存在的问题,必将在将来的“重印”中得到根本的解决。
(《中国教育报》2003年2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