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第二届打工文学论坛在深圳举行  

2011-02-16 20:30:27|  分类: 与我有关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届打工文学论坛在深圳举行

  《文艺报》( 2007年01月10日 )
        石一宁
  由深圳市读书月组委会、深圳市文联、宝安区委宣传部主办,深圳市作协、宝安区文联承办的第二届全国打工文学论坛近日在深圳市宝安区召开。来自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的文学专家、学者与深圳的打工文学研究者和作家一起,就打工文学与建设和谐文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关系,打工文学的创作现状与发展走向等话题展开了生动的对话。
  
  打工作家是和谐文化的建设者
  与会者认为,打工文学具有促进社会阶层沟通互动和文化认同的意义,是建设和谐文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一支重要力量。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评论家杨宏海说,打工文学作品从最初的稚嫩正逐步走向成熟,打工文学的重要意义亦日渐为主流文坛所认识和关注。最近深圳市中学生文联联合几所中学开展了《打工文学与外来工读书文化权利》问卷调查活动,调查显示:43%的打工者每天读书30分钟以上,50%的打工者愿意拿起笔写自己的故事。这说明打工群体的文化需求和文学潜力很大。与以往的打工文学不同,当下的打工文学除了反映打工者的苦闷、艰辛,更多的是主人公勇于面对生活困苦而自强不息的精神。这一事实证明,打工一族不仅是经济建设的生力军,更是和谐文化的建设者。
  深圳大学教授王晓华说,有些人认为底层无法自我表述,需要别人替他们发言,而打工文学创作实践说明了底层群体完全可以自己发言,而且表达得很好。
  北京大学教授李扬说,打工文学对我们这些在大学里做文学研究和进行文学史教育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挑战。怎么样去理解和解释打工者的梦想、他们的集体意识、他们的自我认同,以及他们对社会和个人关系的理解等等,我觉得打工文学对这样一些问题的解答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我要把这些作品带回去,给我的学生讨论、研究,尽可能培养他们对打工文学的感情。这不仅可以增强他们对打工文学的理解,也可以通过打工文学作为一个中介,加强对中国社会的理解。
  
  打工文学需要审美境界的升华
  与会者也指出,打工文学亟待突破,需要审美境界的升华。目前重要的是提升打工文学作家的思想洞察力,使他们在思想方面多吸收营养,写出人的尊严和人生的体验,让打工文学真正走到历史和文学的主体位置上来。
  评论家雷达说,打工文学不光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官场文学,变成了让你升官发财的教科书;很多商战小说教人尔虞我诈;还有一些言情小说,都是一男多女的游戏。这样的作品缺乏精神的提升。打工文学也面临这个问题。打工文学的倾诉和呐喊,会唤起我们人道主义的感情。但打工文学不能仅仅停留在倾诉和呐喊的层面,还需要进一步提升,需要充实和丰富人文内涵。打工文学要整合更多的思想和文学资源,所以打工文学不要太拘泥于现实,不要使打工者就写打工的生活,或者说要有广义的“打工”。它应该是从中国的现实出发,抵达精神目的地。它应走出小圈子,关注现代人普遍面临的价值冲突和精神焦虑。最近我看罗威长的一个作品《我们的路在远方》,写的是一位打工者历经曲折回家后,看到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他了。在老家看到很多人的白眼后,他说,在老家是软刀子,在打工的地方是硬刀子。他发现自己已没有家园,他的家就在路上,永远在路上漂泊。我觉得这就涉及了精神的问题。真正从实际出发的、具有生命力的打工文学,无疑将对中国文学的发展非常有帮助。
  深圳大学教授胡经之也认为,现在文学越来越贵族化,而打工文学离生活最近,具有原生态特质。但光是原生态的呈现还不够,还应该进行提升。
  广东省文联研究员谭运长认为,以往有些打工文学比较灰暗,打工文学应该增加亮色。但“快乐打工”不能只追求发财致富,而应该发现打工生活中真正之美,找到劳动者的光荣与尊严,写出快乐而有尊严的打工生活。
  广东省作协副秘书长、评论家温远辉也认为,打工文学要“自我尊重”,即使在艰苦的环境中也不能丢弃理想。
  清华大学教授旷新年认为,打工文学有很多的成长点,有很多可发掘的东西。当今中国,最繁荣的地方就有最多的打工者,繁荣是打工者创造的,但繁荣不属于打工者。这里面有很多的付出和创伤,有很多的记忆和经验。打工文学要使人真实地面对命运、面对良心,要使人追问我们的身份和内心的尊严。这是追问的过程,也将是人的精神建设的过程、成长的过程。
  深圳大学教授曹征路认为,打工文学应该使叙述冲破“故事”而抵达“小说”即文学。他认为,深圳青年作者谯楼的中篇小说《走到最后》就是一篇这样的打工文学作品。小说没有正面表现打工的艰辛,却通过农村年轻人离乡后乡土社会的凋敝破败,真切地呈现了中国现代化进程的艰难。小说写出了底层人民特有的精神厚度,有较高的审美意蕴。
  
  发现新视角,保持独特性
  深圳大学教授钱超英说,如果我们从全球化的视角来看,打工文学有很多方面可以挖掘。打工文学的题材和海外的打工题材是一致的。打工文学在自觉或不自觉的情况下,被编制到全球化运动的经纬里面。我觉得全球化可能是打工文学的一个视角。所谓打工也就是从外部进入,然后边缘化,那么它和移民等问题可以结合。它也蕴含着一些非常哲学化的东西。因此从这个角度也可以展开非常有意义的文学追求。
  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孙民乐则认为,不管我们对打工文学提出怎样的要求,都应该是在文化生活多样性的前提下。打工作者作为一个外来的、在都市里持不同身份的人,应该表达他的立场。打工文学应该确立它的边缘性,而不应和其它文学相混同。打工作者如果没有这种意识的话,那么打工文学再添一些生活的素材也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所以打工文学要警惕失去自我。
  深圳打工文学作家张伟明深有感触地说,打工文学是坎坷的,它未来发展的路还很长。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