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挺放派VS禁放派:燃放烟花爆竹该禁还是该放?  

2011-02-10 22:19:49|  分类: 对我的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挺放派VS禁放派:燃放烟花爆竹该禁还是该放?
2011-02-10 15:15   南方报业网   网友评论 0 条,点击查看    我有话说

挺放派VS禁放派:燃放烟花爆竹该禁还是该放? - 王晓华 - 思想

自春节以来,本版就烟花燃放议题刊发系列评论,对多方观点有较为充分的呈现,希望有助于反思民俗的除旧纳新。面对理念分歧或利益之争,并非只有唯一的解决方案。以此文为祈愿,烟花燃放议题暂告一段落。

反对者说:唯独不应设想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时间、历史本身就已经赋予了这一习俗以存在的足够正当性。一种惯例,一种习俗,如果它已经存在了数百年,被人们普遍地遵守,且没有造成显著的伤害,那么,它的存在权利就是无可置疑的。也完全可以推定,它对共同体的存在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若干人或者机构,不论基于任何理由,都不能取消它。任何取消它的企图,要么基于理性的僭越,要么基于权力的僭越,都不具有道德和知识上的正当性。

人们的一切活动,在产生收益的同时,都伴随着成本,包括经济学上所说的“负外部性”,也即落在不相干的第三者头上的代价。但是,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这样的负外部性是可以容忍的,也是社会为了维持优良秩序所必须容忍的。因为,人们从燃放烟花爆竹的活动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这收益足以抵消第三者遭受的损害而大大地有余。

燃放烟花爆竹还有收益?当然有。这里说的当然不是什么烟花经济、节日经济,或者攀比所带来的快感,而是信仰的社会收益。其实,燃放烟花爆竹之所以成为一项民俗,就是因为时间已经证明了它的社会收益是大于社会成本的。时间筛选制度的能力,远远超过任何个体的理性。九十年代初中期,不少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若干年之后被迫解禁。这说明了一个简单但却被现代人忽略的社会事实:任何个体的理性或权力的狂妄,都敌不过时间那水滴石穿的韧性和文化共同体那强大的生命力。(秋风)

支持者说:秋风先生的论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秋风先生的基本论点是:“燃放烟花爆竹之所以成为一项民俗,就是因为时间已经证明了它的社会收益是大于社会成本的。时间筛选制度的能力,远远超过任何个体的理性。”这个论点可以简化为一道黑格尔式的命题:现实的就是合理的。这个命题貌似合理,实际上暗含着一种为现存事物(包括风俗)辩护的逻辑:按照这个原则,只要一种风俗、生存方式、制度在历史流变中暂时存在,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它的“社会收益”大于“社会成本”,认为它经受住了“时间筛选制度”的检验。这显然是个站不住脚的论点。

某种风俗、生活方式、契约、制度存在的原因是复杂的,其延续非但不一定具有长远的合理性,而且也可能压抑新兴的可能性和正当诉求。比如,要求女人裹小脚曾是流传较久的习俗,但其合理性仅仅存在于男性中心语境,以性别平等的立场审视之,其延续无疑是极端荒谬的。同样,有人依然喜欢燃放烟花爆竹,绝不意味着该习俗仍有延续的绝对合理性:把源于农业社会的习俗带到后工业、人口密集、技术力量超级强大的当下世界,其合理性本身就是可疑的。恰如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习俗。

前几年,部分城市曾经禁放烟花爆竹,就是因为人们部分地意识到了这个逻辑。近段时间,有些城市开禁,这绝非见证了民意的胜利,而是秋风先生所说的社会成本意识在支配决策者的行为。并且,这种成本意识可能暂时获得了收益(如使部分人获得了心理宣泄的通道),却很可能遮蔽了需要解决的问题。它绝非是一种建设性的思路。(王晓华)

分析者说:欲免烟花之祸,达成“局部民主”就可以了

说透了,这事本质上不是文化问题,它属于权利问题,是权利之辩、权利之争。对愿意燃放的,燃放是个乐子,这叫娱乐权,有合理性,现在也合法。燃放行为同时损害燃放者的健康权和“环境权”,也冒着不可预测的风险,但人家为了这个乐趣不在乎那些。而相对的另一方,他们主张的是在健康、环境和生活秩序等方面的“不被侵犯权”。

两权之“权重”不同。两权相较,必有一舍时当如何?择其重而维,择其轻而舍——— 这就是应持的公理。燃放之娱乐权合理,但有个限制条件:此权利止于他人更重要的权利。

当然我们也求助被称作“好东西”的民主机制。欲免烟花之祸,希望禁放的人其实不必全都依赖政府禁令,提到“民主解决”也不必总和“全民公决”或“全市投票”挂钩。你自己用好言论权,去主张、游说、警示、拉票,通过业主委员会议事程序或自创的某种群议形式,在本小区、本社区达成“局部民主”就可以了。这样,一般情况下,即使不能达成禁放效果,限放、少放的效果总会有的。

假如虽经“局部民主”主张禁放的人群也没能获胜,那该怎么办?第一,愿赌服输,认栽。不动粗的公平规则下,你没办法、没能力服人,你有权选择“自认活该”,这不失尊严。第二,你仍旧有权不服从个人侵权,那就需要搞好监测,准备私人应对,还靠私争私斗——— 你的固有权利不因“多数表决”而取消,搞“个人对抗”也合理合法,并非“反民主”。(黎明)

欢迎参与话题讨论!在这里,聆听您宝贵的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