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中国春节:全球化图景下前行  

2011-01-12 23:4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春节:全球化图景下前行
刘敬文

春节前夕,关于“春节”的讨论和新闻不绝于耳,像是大家约定好去放鞭炮,同一时间响声四面八方而来。

这一边,部分民俗学家、文化评论者对年轻人把更多热情投入到圣诞节等“洋节日”深表忧虑,他们将春节的“边缘化”苗头视作本土民族文化价值的失落,将西方节日的盛行看成西方文化价值的“侵入”。

另一边,相当多的文化评论者却认为“春节是否会丢失?”这样的问题是伪命题,传统节日应合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和生活节奏,根本不会消失。有评论者认为,年轻人选择圣诞去狂欢只是想找个机会去快活,并不表示他们认同“洋节日”的文化内涵,而且,绝大部分人根本不在乎或者不知道这些“洋节日”意味着什么。

其实关于“传统节日边缘化”的讨论并非源于当代,这是几乎贯穿20世纪的老话题,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取消了农历纪年而改为国际通行的公历纪年,这个话题的讨论已经开始,只是近些年的讨论加入了“全球化”这个特定的图景。

春节只是“黄金周”?

曾经有一电视台的主持人把春节等同于“黄金周”被引为笑柄,这位主持人的口误却成为很多学者关于“春节边缘化”的证据,民俗学家高有鹏在接受传媒采访的时候说,中国的所有节日越来越变成假日,失去了节日的功能。

有人把以圣诞为首的洋节日和以春节为首的中国传统节日作了比较,发现圣诞之所以容易感染年轻人,在于它有仪式感和足够的道具,例如圣诞树、圣诞老人,这些符号都充满节日的气氛,很能勾起人们心中狂欢的因子。因为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节日”的主要功能肯定包含精神的宣泄。

而中国新年拥有的道具和习俗深深打上农耕社会的烙印,在飞速的城市化过程中很容易被遗忘,例如深圳很多年轻的家庭过年时并不准备贴上春联,童颜长须老翁、红兜肚胖娃娃及肥桃美鱼的年画看不到了,而放鞭炮在城市里还是难得一闻(尽管北京等城市又开始有限制地允许放鞭炮)。还有部分知识分子例如学者梁文道认为现在所有的节日都已经受到“消费主义”这只魔手操纵,连春节歌曲都是商家为了促销播放出来的,节日已经成了一种促销的手段,其真正的文化内涵正在减弱。

在国外更想念春节

留学生杨果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正在参加当地的新年联欢,。

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进修法律的杨果告诉记者,以前在国内,很喜欢过圣诞、愚人节这些节日,因为可以跟一大帮同学出去狂欢,对春节却有点厌恶,因为过年要应酬很多亲戚。但到了悉尼以后的第一个圣诞节他没有出去玩,他说悉尼人的圣诞节比较私人化,一般人都选择和家里人过,即使是聚集教堂的人们也是十分安静,很少聚众狂欢的场面,而杨果第一次参加悉尼唐人街的闹新春活动感觉很好,不仅是他看到小时候很喜欢看的舞龙舞狮表演,还有各种充满春节意味的习俗,例如踩高跷等,还有化装成小动物的孩子演唱中国传统歌曲,“这里过年比国内有年味”,而且杨果的外国同学对中国新年非常有兴趣,很多外国同学几乎每年都到唐人街去参加春节巡游,比中国留学生热情还要高涨。

看到这些过年的景象,想到2006年春节临近,杨果说自己很想念在深圳的父母,真想回来跟他们一起过春节。

正如杨果所言,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在国内很多学者忧虑春节边缘化的同时,中国春节却在国外受到推崇,形成“园内开花园外香”的景象。继农历新年在2003年被纽约市列为法定节日后,纽约州州长也于2004年11月签署法案,将农历新年定为全州的法定节日。而近期,法国掀起了新一轮的“中国春节热”:希拉克总统也向中国人民祝贺新年、包括巴黎市在内的不少城区政府组织中国春节招待会和春节游行等活动等等。“世界在改变中国,中国在改变世界”,这句富有张力和弹性的话用来形容全球化图景下的中国春节再恰当不过。

需要恢复春节的记忆

相对于“春节会消失”的忧虑,关于如何恢复春节原有的文化内涵,恢复人们的春节记忆,让过年更有年味似乎是更为实际的问题。而对年轻人过洋节日的警惕,不如转化为全球化浪潮中如何保持民族文化价值和传统节日文化内涵的警惕。

老一辈人的春节记忆可能是舞龙舞狮、祭祖看戏,但如果你问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的春节记忆,他们可能会说春节能够穿新衣服,吃好东西,如果问八九十年代人的春节记忆,他们可能会说,拿压岁钱,上网打游戏。关于春节的记忆说明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传承出现断裂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只是全球化图景下,洋节日在中国大受欢迎,这才引起部分学者的忧虑,但是把“洋节日”当做假想敌似乎找错了对手,因为问题可能出在我们自己。

《中国节——图说民间传统节日》一书的作者、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露露女士说,并不是现在年轻人不喜欢传统节日,但是他们不明白传统节日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对传统节日边缘化的忧虑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欧洲一些国家,尤其是法国、西班牙,他们的知识分子对于消费文化对传统节日的渗透也是伤透脑筋,节日作为文化身份认同的重要载体,是必须保持其民族的独特性的,这是全球化时代每种原生性文化的忧虑。欧洲人的应对方法是弘扬其本土文化价值来保护这种独特性,例如西班牙人把他们的奔牛节办成著名的旅游项目。

深圳大学民俗学学者刘丽川对记者说,中国的新年同样适用于城市的习俗和仪式,只是以前我们没有留意去挖掘,例如客家的习俗——吃大盘菜,前几年在深圳只有上沙在搞,后来大家发现“吃大盘菜”在城市里也行得通啊,现在深圳很多客家人社区都在搞,而且大家都觉得,这样过年很有“年味”,还有像南澳渔民的迎新舞,每年都搞得很热闹,男女老少都一起出来看,有了这些习俗的恢复,过年就不再停留在吃吃喝喝的阶段,而是重新有了节日的功能。

3知识分子关于春节的问答

王晓华(文化评论家)刘丽川(民俗学学者)陈希我(作家)

晶报:你准备怎样度过2006年春节?

王晓华:跟平时一样。

刘丽川:一家团聚,我家早早就把对联贴上去了,还买了一个如意,尽管楼房是西式的,但这样布置仍然显得很有新年气氛。

陈希我:跟父母一起,可能年三十那天还要跟他们回去农村老家看看。

晶报:在你心目中,春节是怎样一个节日?

王晓华:我现在对春节有点反感,感觉大家都是吃吃喝喝的,生活也不方便,有新闻说,保姆都走了,雇不到了。

刘丽川:喜庆的节日,团圆的节日,有人情味的节日。

陈希我:无聊的节日。

晶报:请你们给春节提点建议。

王晓华:春节应该成为有博爱情怀的节日,救济穷人啊什么的,当然现在政府和媒体也在这样呼吁,这是很好的。

刘丽川:可以适当把原来的民俗恢复过来,例如扎花灯、舞狮等等。这些年各地政府有意识在推动民俗的恢复,我觉得一年比一年好,像深圳很多社区新年都有民俗表演,还有媒体在新年前都整版整版地介绍民俗活动,这很好啊。不过春节的假期好像短了一点,因为民俗活动是需要时间的,像清代,春节的假期是很长的,梅州现在还有句老话“官三民四”,说的是清代春节的假期,当官的从阴历二十三就开始,民众由二十四开始,一直持续到元宵节。当然现代社会不可能有这么多假,也可以适当延长。

陈希我:中国人喜欢扎堆,春节应该是家庭的和私人的。

晶报:你认为春节边缘化存在吗?春节以后会不会逐渐消失?

王晓华:春节不存在边缘化,春节还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春节边缘化”只是知识分子的话语,部分知识分子跟现实很隔膜,“春节边缘化”只是个话题而已。很多人忧虑的“洋节日”也不是那么回事,我经过比较广泛的调查,深圳的年轻人去欢庆圣诞,只是找个机会和异性或者朋友相处,或者去吃喝一番,跟西方圣诞节的文化内涵一点也不相干。

刘丽川:主要还是教育的问题。我小时候也不知道春节有这么丰富的内容,我在深圳大学教民俗学,上过课的同学都对春节很感兴趣,因为他们发现原来有这么多有趣和富有文化意味的东西,没有上过课的同学相对就会对春节冷淡一点。

陈希我:习惯是很强大的,春节不可能消失。我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日本这样一个西化的国家,春节还是最重要的节日,只是他们是按公历来过春节而已。

如果问八九十年代人的春节记忆,他们可能会说,拿压岁钱,上网打游戏,而不是拿着张春节贴画傻傻地照相。

年轻人选择圣诞去狂欢只是想找个机会去快活,绝大部分人根本不在乎或者不知道圣诞意味着什么。

《晶报》2006年1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