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新世纪“底层文学”研究述略  

2010-03-19 23:0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世纪“底层文学”研究述略

  鲍红新

                          (云南民族大学人文学院  云南昆明   650031)

 

    摘  要:  本文围绕新世纪以来学界对“底层文学”的探讨与论争,从四个方面对当前“底层文学”研究情况予以简略述评。综述内容包括对“底层”及“底层文学”的概念梳理;有关“底层文学”的表述之争;“底层文学”源流寻踪;关于“底层文学”的误区反思等。以期能描摹出当前“底层文学”研究的大致现状,并对下阶段研究趋向做出展望。

    关键词:底层;底层文学;研究综述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弱势群体”、“失业下岗”、 “三农问题”、 “劳动力转移”、“农民工”等新名词的陆续涌现,社会分层已成为一种客观存在,“底层”问题逐渐升温。许多拥有朴素人道主义情怀的作家纷纷视点下移,关注底层,创作出一大批反映底层人物生存境遇的优秀作品,与此同时,“底层文学”作为一种崭新的文学现象也渐渐浮出水面,并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有学者因此敏锐地指出:“随着社会分层和两极分化的加速,底层文学叙事很有可能成为一种文学思潮。”

    近几年来,学界有关“底层文学”的论述可谓篇帙浩繁,蔚然大观,但综观其脉络,研究焦点主要集中于以下四个方面:⑴、“底层”及“底层文学”的概念梳理;⑵、有关“底层文学”的表述之争;⑶、“底层文学”源流寻踪;⑷、关于“底层文学”的误区反思。现笔者即不揣浅陋,拟从此四方面对学界新世纪以来“底层文学”研究情况予以简略综述。

                       一   “底层”及“底层文学”的概念梳理

    要界定何谓“底层文学”,首先必须澄清何谓“底层”。 “底层”一词源自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葛兰西,但“葛兰西的底层理论实际上仍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它通过论述底层在各种统治中的作用而论及底层在自己的政党领导下取得霸权的问题。就是说,葛兰西的‘底层’首先是作为一种革命力量存在的,而底层的其他方面是被置后的。”在国内,批评家蔡翔发表于1995年的散文《底层》是最早在今天意义上提及“底层”的文章之一,在文中,他用“底层”一词来指代城市社会的最下层,并充满感情地说:“对我来说,底层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道摇曳的生命风景,是我的来处,我的全部的生活都在这里开始。”“底层”问题在国内兴起后,众多学者试图从学术角度对其概念予以界定。南帆认为,底层是一个被压抑的阶层,对其无法进行一个简单的本质主义命名,而是必须进入历史化的过程。学者刘旭则从社会学角度出发,认为底层就是很少或基本不占有组织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的群体,其主体构成为工人和农民,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底层”一词的出现,本身即为一个巨大的不平等的社会存在。王晓华的界定则更为清晰明了,他将政治经济学观点与文化视野结合起来,从三个层面阐释“底层”概念:“⑴、政治学层面——处于权利阶梯的最下端,难以依靠尚不完善的体制性力量保护自己的利益,缺乏行使权利的自觉性和有效路径;⑵、经济层面——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匮乏,没有在市场经济体系中进行博弈的资本,只能维系最低限度的生存;⑶、文化层面——既无充分的话语权,又普遍不具备完整表达自身的能力,因而需要他人代言。”可谓众声喧哗,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以上诸多表述中或多或少地瞥见“底层”概念界定中的某些共性特征,其中如“被压抑的阶层”、“ 普遍不具备完整表达自身的能力”、“沉默的大多数”等表述,已渐为学界所接纳。随着“底层”概念的廓清,“底层文学”之定义也渐趋明朗并逐步为学界所认可,即“底层文学”是“由底层作者或其他阶层作者撰写的以底层人物为叙述对象,表现其生存境遇和精神世界的一种写作。”

                          二  有关“底层文学”的表述之争

     当前关于底层文学的“表述”之争突出表现在以下三个问题上:

     ㈠、底层究竟能否进行自我表述?

     此问题目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王莉、张延松在《当前底层文学的悲剧精神解读》一文中,将“底层文学”作家分为两种:“一类是‘底层写’,作家的身份就是一个打工者(如‘打工文学’先驱之一周崇贤),或一位农民(如出版诗集《傍晚全集》的张联);另一类是‘写底层者’,即怀了悲悯之心的知识分子,这类作家在底层作家中占绝对优势,受学界关注也最多。”这一看法不言自明地肯定了“底层可以进行自我表述”这一命题,但却被更多的质疑之声所淹没。刘旭认为,从历史来看,底层无论是表面上处于高位还是社会底部,都是没有话语能力,被言说的群体,在现代化理论中,底层更是一个被言说的“他者”。毛丹武进一步指出:“知识者的表述究竟是不是底层经验要由底层来确认,但底层不能自我认知,它的判断不能不受主导意识形态的污染,所以连它的自我确认都很可疑。”

     ㈡、知识者能否为底层代言?

    对这一问题,学界歧义也颇多。南帆认为:“纯粹的底层经验仅仅是一种本质主义的幻觉,底层经验的成功表述往往来自知识分子与底层的对话。”11他同时还说:“无法发出声音的底层,沉默的底层最需要被表述。”12这是一种肯定的说法,但大多数学者则对知识分子“代言”的可能性保持警惕和某种不信任,饶翔认为,“如果底层写作是以知识分子代言的方式进行,那么如何能完全抹去创作主体的主观色彩,如何能证明它所表达的就完全是‘底层’人民的情绪、感受、遭际?因为一个普遍的常识是,即使那些貌似最客观的写实作品也是透过了作者的眼睛和心灵。”13刘旭的看法则更深一层,在他看来,在“代言”的知识分子笔下,被表述的“底层”常常是扭曲的,被遮蔽的。他怀疑那些自称是“底层话语”的东西有多少是“底层的”话语,“也许有一个方法能让底层自己说话:像曹锦清或老威一样与底层对话,真实地记录他们的话语,不做任何改动,这可能算是底层借助知识分子有了表述自己的能力。”14刘旭的这一表述显然不无偏颇,但也自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众所周知,事实上任何表述在它被表达出的那一刻起,便已永远偏离了自身。

    (三)、知识者如何表述底层?

    知识者如何表述底层,亦即“怎么写”的问题,一直是当前底层文学研究中的最大热点。如何为失语的“沉默的大多数”发声?学界的思考存在各种声音。蔡翔指出,知识分子为底层代言最重要的前提是“怎么样重新走进人民”。15他同时还说:“底层文学既然是一种文学,首先要遵循文学规律,深入体验生活,拓展表现手法,都是必做的功夫。”16王晓华也认为,只有平视、介入、设身处地的写作,才能造就出真正的底层叙述——指向底层、为了底层、呈现底层自身的文学。要完成这个根本性位移,文学家首先应该否定知识分子/底层的二分法,站在人人平等的立场上关照和表现底层。17刘旭则认为,最重要的并不在于是否具体地叙述“底层”,而是让这个词成为一个“在场”的“他者”,是在这个词的目光注视中,开始我们的叙事。18

                                三   “底层文学”源流寻踪

    学界普遍认为“底层文学”与 “左翼文学”有着密切关联。刘勇、杨志即指出:“无论是‘底层写作’本身,还是对‘底层写作’的评论,都大量引用现代文学特别是左翼文学的话语资源,可以看出‘底层文学’与左翼文学传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白亮也认为:“底层写作并不是新世纪才出现的新事物,这一股写作热潮是一种文学的‘回归’和‘继承’,它要回归、继承、张扬和延伸的是‘左翼文学’中最有价值的平民意识、批判意识、启蒙意识、人文关怀意识、责任意识等优秀的文学精神。”20刘继明的看法则更深一层,他认为由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滥觞的先锋派文学及现代主义运动的影响,当前的“底层”文学作品运用的就不仅仅是所谓现实主义方法,而是糅合进了诸多现代主义的艺术因素,从而形成了一种在表现形式上相异于过往“左翼文学”的“新左翼文学”。21

    有一些学者致力于从晚近的一些文学现象和思潮中寻觅“底层文学”的缘起。王莉、张延松认为,底层文学最直接的来源应是近年来流行的“打工诗歌”、“打工文学”,并在《当前底层文学的悲剧精神解读》一文中开门见山地指出:“从《文艺争鸣》2005年第3期开辟‘关于新世纪文学·在生存中写作专辑’,推介了‘打工文学’、‘打工诗人’。2005年6月15日《中华读书报》刊登了《新世纪文学的新表现》一文,明确提出‘新世纪文学’不可忽视‘打工文学’。至此,沉默了二十多年,一直未得到批评界应有关注的‘底层文学’终于浮出水面。”22他们同时也对“打工文学”做了如下定位:“打工文学是底层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整体上看是一种底层写作,但底层文学不只包括打工文学,还包括以社会转型时期的底层劳动者为主要描写对象,表现他们的生存状态和心灵生活的各类文学作品。”23评论家张韧则认为,离我们视野最近,底层意识较为清晰的应是上世纪80、90年代的新写实小说,同时也指出:“新写实与底层文学都关注底层人物生活,但新写实多为展现平民百姓的个体生存境遇和悲欢离合的命运,而底层小说即使写一两个人物,却从阶层的目光去透视个体的特征,从个性化心态折射社会阶层和时代性的色彩。”24或许就是这一点,将文学从对个体生命的透视,引向了更为深远的对一个社会群体的关注,凸显出一个群体的时代风貌。

     另有少数学人从中国固有的传统文化中开掘“底层”表述的源头。毛丹武在一次关于“底层文学”的研讨中指出:“从《诗经》时代开始,在中国文学史上就有一个底层表述的传统,它跟当代一样仍然是两个表述系统,即知识者的表述和底层的自我表述。知识者的表述是创造了一个在历史上一直延续至今的那种‘民胞物与’的精神谱系,而像民歌这样的底层自我表述既是底层生活经验的一种呈现,也包含着底层对自身在社会结构中的自我意识。”25这一表述为当前底层文学的研究起到了“正本清源”之作用,有助于我们了解底层文学的继承和发展,并进一步把握其特质。

                         四       关于“底层文学”的误区反思

     新世纪“底层文学”的勃兴,对底层群体的生存状态和生命价值进行了深刻思考与追问,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毋庸讳言,在文学创作的大氛围中,同其他题材作品相比,当前的底层文学仍存在诸多不尽人意之处。这首先突出表现在许多反映底层的作品,尤其是小说,其审美趣味有时并不能贴近文化水平偏低的底层读者。学者丁智才认为,造成这一尴尬局面的原因主要是“很多作品少了对底层现实困境的真切反映,多了对人物性格的极端化描写;少了完整的情节结构,多了让读者摸不清头绪的心理结构、零散结构;少了和底层相通的朴素明净的语言,多了能淹没文本内容的爆炸性语言。”从而彻头彻尾地跌入了“形式主义的陷阱”。26李保平则尖锐地指出,“当前的底层写作之所以在整体上审美趣味脱离了广大底层读者,艺术质量也良莠不齐,主要原因在于作家的设计理念太强,以至于故事的起点虽然很真实,具有一种新闻的冲击力,但在情节的展开过程中,故事的编造痕迹过重,逐渐偏离了令读者信赖的生活逻辑,留下了粗糙、虚假、生硬的印记。”27

     当前底层文学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误区,在最近几年的创作(尤其是小说)中表现得较为明显,那就是“不断将‘苦难’叠加、堆积,推向极致。甚至在小说叙事和场景描写中出现了一种‘快意苦难’的倾向。”28正如批评家李建军所说:“在小说的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弱势群体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生活境况,也看到了作者对社会不公和罪恶现象的难以遏抑的不满和愤怒。但是,愤怒的情绪也扭曲了作者的感受和叙述,使他的伦理态度和叙述方式显示出一种片面和简单的倾向,而缺乏在复杂的视境中,平衡地处理多种对立关系和冲突性情感的能力,作者不仅没有写出坏人性格和情感的复杂性,而且,还过多地渲染了那些受凌辱与受损害者的粗俗和动物性的一面。”29陈晓明也认为,当前许多底层作品“在叙事上隐含着内在矛盾。在对苦难主题进行描写时,大量的欲望化场景浮现于小说叙事的各个环节。在叙事的展开过程中,苦难主题逐渐迷失,苦难的本质难以被确认。那些由情爱变形而呈现的欲望化场景,更多地体现为当今消费社会的审美趣味,呈现出与苦难主题的悖离。”30洪治纲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有关底层苦难的书写,是一种应该反思的叙事陷阱。因为在这些作品中“我们很少读到那种温暖的人性,很少读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宽厚、广袤和悲悯,也很少感受到那些人之为人的亲情、荣耀和梦想,这种所谓的‘苦难叙事’不仅掏空了作品的悲剧效果,而且直接影响了作品自身的说服力。”31他同时指出,“当前的底层写作之所以带有某种‘苦难焦虑症’的倾向,从创作主体上看,关键问题在于,作家们普遍陷入了某种迷惘性的同情误区,缺乏必要的叙事节制和独特有效的理性思考。”32这一表述直陈当前底层“苦难叙事”中存在的弊端,给那些视底层为“苦难之天生渊薮”的作家敲响了警钟,对当下的底层创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综上所述,当前“底层写作”风生水起,已成为新世纪文学新的增长点,底层文学研究也正在逐步建构属于自己的完整理论体系大厦。但美中不足的是,当前的底层文学研究与底层创作一样,尚未完全脱出“只提问题,不开药方”的窠臼,文学批评对创作的“失语”症候也未得到根本改观,在文学现象与思潮风起云涌日新月异的今天,“底层文学”应如何摆脱“模式化写作”之误区以获得更长久的生命力?如何切实实现底层创作与理论批评的互动,使广大“底层”作家真正做到为“草根”阶层鼓与呼?这些问题都亟须学界同仁的深入思考和不懈探求,我们拭目以待。

                注            释 

 

1颜敏:《底层文学叙事的理论透视》,《文艺报》2006年10月12日第5版。

215蔡翔、刘旭:《底层问题与知识分子的使命》,《天涯》2004年第2期。

③蔡翔:《底层》,《天涯》2004年第2期。

④16:石一宁:《“底层文学”引发思考》,《文艺报》2006年1月21日第1版。

591418刘旭:《底层能否摆脱被表述的命运》,《天涯》2004年第2期。

617王晓华:《当代文学如何表述底层——从底层写作的立场之争说起》,《文艺争鸣》2006年第4期。

7王文:《新世纪底层写作的三种人文关照》,《江西社会科学》2004年第11期。

82223王莉、张延松:《当前底层文学的悲剧精神解读》,《当代文坛》2006年第1期。

10111225南帆等:《底层经验的文学表述如何可能?》,《上海文学》2005年第11期。

13司晨等:《底层写作四人谈》,《文学自由谈》2006年第3期。

19刘勇、杨志:《“底层写作”与左翼文学传统》,《文艺报》2006年8月22日第3版。

20白亮:《“左翼”文学精神与底层写作》,《江汉大学学报》2007年第4期。

21刘继明:《新左翼文学与底层写作》,《湖北日报》2006年5月19日第10版。

24张韧:《从新写实走向底层文学》,《文艺争鸣》2004年第3期。

26丁智才:《当前文学底层书写的误区刍议》,《当代文坛》2005年第1期。

27李保平:《不要为底层写作“编故事”》,《文艺报》2007年11月20日第2版。

28李云雷:《底层写作的误区与新“左翼文艺”的可能性——以<那儿>为中心的思考》,《海南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

29李建军:《被任性与仇恨奴役的单向度写作》,《小说评论》2005年第1期。

30陈晓明:《无根的苦难:超越非历史化的困境》,《文学评论》2001年第5期。

3132洪治纲:《底层写作与苦难焦虑症》,《文艺争鸣》2007年第10期。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