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与思

学者王晓铧的网易博客

 
 
 

日志

 
 

中国文艺学高层论坛(我所参加的学术会议之二——  

2009-03-15 11:44:53|  分类: 对我的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术:现代≠西方
    2007年05月12日    晶报

美术:现代≠西方

名家聚广州,热议如何构建中国美术现代性

5月9日至11日,由中央美院、广东美术馆和广州美术学院联合举办的第三次“现代性、现代转型和自觉”学术研讨会在广州举行,来自思想界、哲学界的名家讨论中国20世纪美术能否构建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现代主义的艺术形态,一种中国自己的现代主义。

名家云集反思中国美术

如何定位20世纪中国美术,这是一个重大问题。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美术史家潘公凯教授8年前开始组织团队研究“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而为了使“什么是现代?什么是现代性?”这个基础问题更加清晰,中央美术学院曾联合多个学术团体,邀请了诸多思想界、哲学界的知名学者召开了两次研讨会。这次研讨会中,来自思想界、哲学界的著名学者如许纪霖、罗志田、李公明、陈家琪、陈明、陈少明、尤西林、高全喜和王晓华等均到会,港台学者杨儒宾、张颂仁也应邀到会。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在致开幕词的时候说,潘公凯教授带领团队研究这样一个对于中国美术意义重大的课题,并且多方组织不同界别的专家学者进行深入的探讨,这个行为本身就让人感动,而在天气那么热的情况下,多位著名学者在忙碌中抽出时间到会参与讨论,更是难得。会议开始后,学者们均就“中国美术现代性”展开讨论,场面十分热烈。学者许纪霖说,会议现场“火药味”浓郁本身就说明论题的重要性和前瞻性,现在各个学科都陷入技术化、碎片化的研究,像这样在大的架构中,反思文化命运的学术会议很少了。

“现代即西方”说有缺陷

研讨会的发起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说,对20世纪中国美术的研究存在重大缺陷:即在对“现代性”的判定上还没有跳出“现代即西方,传统即中国”的思维模式,其缺陷在于把中国现代美术当作西方现代主义在中国的推演,而将20世纪中国现代美术的主体部分—传统的演进、中西融合和大众美术等富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形态排除在“现代性”外,使20世纪中国美术无法在世界美术史里得到合理的解释和恰当的定位。

像著名画家黄宾虹,能否说他是现代画家呢?如果传统的演进被排除在外,我们不能构建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现代主义的艺术形态,黄宾虹就无法有自己的发展自主权。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原道》主编陈明则认为,黄宾虹的作品现在市场卖得很好,如果说之所以好,就是因为他是现代的。他却认为就不对了,我们不一定要按照西方的解释来搞东西。我们不能就把它当真了。美院的学生不会因为他不是现代的就不去学了。马王堆出土的帛画,大家评价很高,不是现代性不也是挺好的吗?

如何把握我们这个时代

同济大学哲学与法哲学所教授陈家琪认为,哲学就是把握在思想中的时代。把握是什么意思?把握就是给定义、给命名、给规定性。我听了上午的介绍,听出了一种焦虑,一种困惑和一种苦恼,就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绘画状况没有把握,所谓把握就是给它以规定、给它以概念。由此我想到中国人近百年来同样想把握这个时代。

我们现在急需找到一些思想资源重新来认识我们的社会。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找到,透露出焦虑、尴尬、不知所措,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认识这个时代,而画家比我们有更多的手段表现出这种感受。也许这正是我们自己感受到悲哀的地方,也是画家感到自豪的地方。问题的困境似乎出现在这里:假如我们对现代性做本质主义的理解的话,那么只能承认欧美是现代性的唯一普世标准,而假如我们拒绝对不同现代性的通约规范作普遍理解的话,又会陷入相对主义的陷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表示:是否可以这样说,在现代性的规范意义上,它呈现出“家族类似”的性质:没有一个共同特征为家族所有成员全体共享,但总是有一些最基本的特征为大部分成员所共同拥有

科技发达、经济发达,是不是觉得精神能够得到安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高全喜说,这不是我们未来社会想要的现代性。西方总说“垮掉的一代”,不是说它的社会瓦解了,而是说精神上垮了。现代性涉及到一个精神问题,不能单纯局限于社会、经济、人口的发展,这不是同一个问题。

何为现代中国美术文化

西方美术理论能否同化中国现代美术?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晓华说,这个问题或许不难回答,西方美术理论只能同化中国现代美术属于现代性中共性的(如艺术自主性)问题,难以解释现代中国美术的总体存在。中国美术文化只有进入新颖、变动、去中心、差异、多样性、关系的场域才是现代的,中国美术文化只有在不能被西方美术理论涵盖的情况下才是现代的。在大家为中国美术现代性问题而热烈争论时,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则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曾经提供给我们的“人类”诗意的幻想和感悟,“人类”的诗性的理想,曾经有过的山川自然、天人合一社会的诗性表达和幻想,在现代转型的语言系统及其现代美术理论语言表述中逐渐成为遥远的追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深深的遗憾。

“从20世纪出走”的现代中国画

研讨会期间,学者们观看了正在广州美术馆展览的“静水深流——潘公凯作品展”和“中国现代美术之路”文献展,美术评论家邱振中用“从20世纪出走”来评价潘教授的画作。他说,20世纪是中国绘画史的一个特殊时期,多少世纪以来的传统受到冲击、质疑,在这种情况下,有一批老艺术家如黄宾虹、潘天寿等一直坚持向传统深处探求,提炼出既包含传统精髓,又融入新意的笔墨,而潘公凯教授的作品紧接着20世纪中国美术的传统,向前跨出了重要一步。

在潘公凯教授谈到“中国现代美术之路”文献展时候也说,1840年,在外敌入侵的逼迫下,中国美术由单一的传统性走向了多样化的现代性,同时呈现出中国人对中国美术的整体把握。文献展通过两千多幅图片和大量事实依据,佐证了自1840年到2000年,中国传统美术向中国现代美术转型的过程。

对20世纪中国美术的研究存在重大缺陷:即在对“现代性”判定下还没有跳出‘现代即西方,传统即中国’的思维模式。”—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